首页  »  都市激情  »  纯情房东俏房客(下)
纯情房东俏房客(下)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六)南境

*** *** *** *** ***

歹势,最近很没有想法,所以拖稿拖了久一点。因为没事爱乱插入剧情,害我原本只打算写12~14回的故事要拉长了,不过我会尽力让故事不要延长太多,还是12~14回就结束。

*** *** *** *** ***

接下来南下高雄的一个多小时的车程,老实说我和婷婷的对话不多,她的表情看来是很平淡,我猜不出她现在心中的想法及感觉。反而是小贝,因为有了棒球的这个共同话题,她和我吱吱喳喳的讲个不停!

而过了台中之后,婷婷乾脆和她换了位置,这样子她就不用一直隔在中间听小贝和我聊棒球。不过这样子也好,因为换成小贝坐我旁边,让我可以大方一点的偷瞄婷婷,虽然我知道和别人聊天不认真还偷瞄别人是很不礼貌的。

(我必需澄清,我是很有礼貌的……呃……我没有留鬍子……谢谢!)

但是我的眼神还是常不经意的往婷婷那里看去。

大概快到台南的时候,婷婷的手机响了,我注意到她的表情有点改变,有点感伤又有点开心的感觉。很複杂的表情,我只看了一下,没办法很明确的理解。接着婷婷接起手机,起身往厕所那里走去

贝:「唉,一定又是那个烂人!」

我:「谁呀?」

贝:「Elsa的男朋友啦!烂人一个!」

老实说,听到「男朋友」三个字,心还是隐隐的痛了一下,毕竟是思念了十年的人。我:「是喔……怎样子的烂人呀?他很不好吗?」

贝:「唉,这个说来话长啦!我和Elsa这次下来,其实是我陪她下来散心的。说真的,我真的觉得Elsa感情运很不好耶,一直遇到坏男人!我之前听她说她高中、大学的时候交往很久的男友后来也是和别的女生搞上了,虽然说只有一次,但是她那时受不了就分手了。男生真的是脑子里只有精虫!!」

我:「……嗯……」

贝:「对呀!刚刚在车上Elsa说你是她以前高中同学的时候,我还以为就是你耶!」

我:「啊?」

贝:「因为你和之前Elsa形容的有点像……感觉啦!眼框有的点深,感觉有点原住民的感觉……然后有点娃娃脸……虽然不是帅死人的那种,不过是感觉眼睛会放电的那种。好啦!虽然你感觉不像是她口中的那种烂男人,可是男人有时候坏是看不出来的……」

我的心情现在感觉更複杂了。我:「喔……也是啦!那她现在的男友是怎幺样子的男生呀?」

贝:「就那男生其实是有个女友的,而且还论及婚嫁了吧!可是后来遇到了Elsa,也和Elsa慢慢熟悉,出去。就这样子,那男生就喜欢上Elsa了。而后来那男生好像和女友相处不是很好,加上Elsa的关係就分手了,之后就开始猛烈追求Elsa,当然他那时真的很用心就是了。不过Elsa因为之前大学交的那个男友伤她很深吧,我认识她的时候,她都没有再交男友过。」

我:「嗯……」

贝:「后来Elsa就真的被感动了,也就交往了!」

我:「喔!那他们交往多久啦?」

贝:「大概三年多吧……」原来我带给婷婷的伤,让她花了六年多的时间疗伤。有人说相处多久,就要花多久的时间去遗望,或许这是过来人的说法吧。

我:「那他感觉不错呀!不像妳说的烂男人呀!」

贝:「男人就是这样子啦!有人要就好!那人和他之前的女友还有断断续续的联络,结果就搞到现在这样子啦!」

我:「怎幺了?」

贝:「那女生现在想回来了,那男生也处理不好这件事,搞得现在Elsa和那男生还有他前女友都扯在一起。」

我:「不是分手了吗?

贝:「那女生想回来呀,而且以死来威胁呀!说一定要那男的回去。」

我:「呃……玩这幺硬喔!」

贝:「对呀!所以我就想说请个假,硬要Elsa下来走走散心呀!不然待在台北,每天都感觉她心事重重的,再不下来走我怕她会想不开啦!」

我:「嗯……也是啦!」

后来没有多久,果然我看到眉头稍稍紧锁,眼睛有点红红的婷婷走回来。很熟悉的感觉……很像当初我伤她的时候,她那时难过离开的表情,只是现在的我好像也帮不上她了。感情这种事能帮忙的只有自己,只有自己能够处理解决。

时间七点三十六分,高雄左营到了。小贝建议要去新崛江逛街,那里年轻人多,可以感受年轻人的活力,我没有什幺意见,婷婷也没有意见。

接着我去租车公司取车,三个人前往新崛江装年轻闲逛。小贝还是一样活力十足的讲着话,婷婷心事重重的看着窗外,我则是没有什幺表情的开着车,听着音乐……

《国境之南》 范逸臣 词:严云农 曲:曾志豪

「如果海会说话

如果风爱上砂

如果有些想念

遗忘在漫长的长假

我会聆听浪花

让风吹过头髮

任记忆里的爱情

在时间潮汐里喧哗

非得等春天远了夏天才近了

我是在回首时终于懂得

当阳光再次

回到那飘着雨的国境之南

我会试着把那一年的故事

再接下去说完

当阳光再次

离开那太晴朗的国境之南

妳会不会把妳曾带走的爱

在告别前用微笑全归还

海很蓝星光灿烂

我仍空着我的臂弯

天很宽在我独自唱歌的夜晚

请原谅我的爱诉说的太缓慢

当阳光再次

回到那飘着雨的国境之南

我会试着把那一年的故事

再接下去说完

当阳光再次

离开那太晴朗的国境之南

妳会不会把妳曾带走的爱

在告别前用微笑全归还……」

我开车刚好听到这首歌,在高雄这个热情及阳光的城市,不过突然觉得心很冷,可能是我伤了婷婷很久的原因,也有可能是听到她现在也不好的消息造成的吧。

车子开到了五福二路,我把车子停好后,三个人一起去吃饭。在晚餐的过程中,婷婷又接了几次的电话,看来都是一样的人打的,她现任的男友。小贝很努力的让婷婷可以遗忘那些让人不开心的事,不过我也看得出来效果不大,婷婷的表情说明了一切。

有心事的婷婷、受影响的我还有一样活力小贝逛着高雄这个热闹的地方,不过只有小贝最像年轻人一样的有活力还有冲劲……

虽然路上有不少辣妹、正妹……不过现在的我只想回MOTEL洗澡好好的睡一觉,我想婷婷也只想找个地方好好的休息一下吧!

就在差不多快逛完的时候,突然一路上话很少的婷婷开口了:「小贝,我有话要和妳说。」

贝:「怎幺了?说吧!妳是想到待会要去那里了吗?」

婷:「不是……小贝!对不起,我想回台北!」

贝:「Elsa?妳回台北干嘛啦?不是说好要下来散心的吗?都下来了!不要管他了啦!」

婷:「我刚在电话中和他讲清楚了,他也决定了要和他之前女友说清楚了,我决定回去把所有的事情一次处理清楚,这样子下去我觉得不是办法,我约他还有他前女友一起见面聊聊,大家把事情一次讲清楚。」

贝:「Elsa妳疯啰?这样子不会有事吧?他前女友感觉疯疯的耶!」

婷:「不会啦!我刚刚在电话里都讲好了!我待会就坐车回去!」

贝:「啊?不是吧!妳开玩笑的吧!」

婷:「小贝!我认真的!这次对不起,下次再陪妳去玩,好吗?」

贝:「嗯,没关係啦!那我待会和妳一起回台北好了。」

婷:「嗯,不用啦!我自己处理就行了!真的!妳自己也需要下来透透气,不是吗?我知道妳想让我开心,这次就让我自己处理……好吗?」

贝:「嗯……真的不要我陪吗?我不去垦丁没关係的!我担心妳回去……」

婷:「嗯,小贝!相信我可以吗?我没有这幺脆弱啦!妳就开心的去玩,等妳玩回来的时候,相信我OK了!」

贝:「可是……」

婷:「别可是了!就这样吧!待会我坐计程车去左营,你们就继续玩吧!」

我听着她们的对话,我没有说什幺,老实说我也没有资格说什幺,我只是想着当年的婷婷和现在的婷婷难过的心情,是否一样的巨大及难受。后来婷婷和小贝在旁边说了一些话后,我就看着婷婷上了计程车,结束我这十年期待的相遇。

贝:「Elsa回去了……我们现在要干嘛?」

我:「不知道,去睡觉吧!」

贝:「你老人家喔,现在才几点你就要回去睡觉了,不要啦!」

我:「我就真的老人家了,没办法。」

贝:「厚……算了!你晚上要住那?」

我:「不知道耶,随便找间汽车旅馆住一晚就好了!对了,那妳呢?」

贝:「我也不知道……现在计划大乱……」

我:「还是我先载妳去饭店Check In,妳想干嘛再出来就好!」

贝:「嗯……也好!」

我:「妳们原本要住哪里?我载妳去。」

贝:「也没有,想说下来再找就好了!」

我:「呃……妳们还真随兴呀!好啦!我先载妳去找住的地方啦!」

接着我载着小贝到交流道附近,说真的,我还真不知道高雄最近有这幺多新的汽车旅馆,每间都看来很新很不错的样子。而除了汽车旅馆之外,高雄这几年变化给我的感觉真的是很多……婷婷以前就是中山大学的,所以我常南下高雄陪她,那时候的高雄,在我印象中的高雄,好像和现在完全不同了。

之后我在交流道附近逛了一阵子,接着选了一间小贝喜欢外观的旅馆开车进去Check In。

服务小姐:「欢迎光临,请问住宿休息?

我:「住宿。」

服务小姐:「现在有二八○○、三二○○、三八○○、四八○○的房型,请问要那种房型?」

我:「给我三二○○的好了……

服务小姐:「嗯,好!

我:「对了,二间!」

服务小姐:「是要开二间吗?」

我:「对。」接着我开着车进去找房间。

贝:「你开二间干嘛?

我:「废话!你一间,我一间呀!」

贝:「喔……这样子很浪费钱耶!住一晚就要花三千二。」

我:「没关係啦!妳的住房钱我出啦!就当婷婷朋友的招待……」

贝:「哇!这幺好喔!那好吧!待会我们去吃宵夜,我请你好了!」

我:「好啦!谢谢啦!你的房间到了……我先开进去让妳下车。对了,我的房号是603,有问题直接打房内电话吧。」接着,我让小贝上拿了她的行李上楼,然后我再把车开到我住的房间。

拿着我的行李上楼,突然觉得今天短短的车程感觉好漫长,几个小时的时间我觉得过了几年这幺长。上了楼后,我一身无力的往床上躺去。

才躺了不到五分钟,结果房内的电话就响了。

「呃……什幺事?房里有鬼吗?」我无力的说。

「不是啦!你很烂耶,我一个女生住说这种话!」小贝激动的说。

「那是怎幺了?空虚、寂寞还怕冷。」我白烂的说着。

「你去死啦!我和你说,你房间是什幺主题呀?我这间的主题好浪漫喔!」小贝开心的说着。

「我不知道耶!什幺主题?我这间好像地中海的吧……蓝白相间的装潢。」我大概看了一下回答。

「是喔!那待会我要过去参观,我这间是什幺星光之类的,感觉很不错!」小贝说,「要不要过来看看呀……真的很棒耶!」小贝说。

「再说啦……现在没力中,晚点再说吧!」我一样无力的回答。

「厚,你有活力一点啦!不要婷婷回去就这样子啦!」小贝说,「有正妹约妳看房间还这样……你是阳萎啰?」小贝笑着说。

「靠!!阳你个大头鬼啦!」我回着话。

「约看房间很了不起吗?拜託……看了是能怎样。」我无聊的回着。

「你没过来怎幺知道不能怎样……」小贝率性的回答。

不过我想她大概也知道说错话了吧,两个人拿着电话无言了一阵子。

「好啦!妳看要不要沖个澡或是休息一下啦!晚点我载妳去西子湾。」我在电话中说着。

「喔……好啦!看怎样你再打给我吧!」小贝比较收敛的说着。

过去能怎样?老实说我连想都没有想过,我只想好好的休息一下。过去的四五个小时用了我太多的脑细胞,我需要安静的休息!在和小贝通完电话之后,我就直接躺在床上闭上眼休息了

……

「喂!妳是要睡到那时候呀?」

我耳中好像有听到声音……

「喂!你不是说要去西子湾?」

嗯?真的好像有人在讲话耶。我稍稍的睁开眼睛。呃?不是吧!

我:「妳怎幺进来的?」

贝:「我叫旅馆服务人员帮我开楼下电捲门的啦。」

我:「妳干嘛不打电话给我?」

小贝指着床头的电话,「你电话没有挂好,我打不进来!你手机放在车上,没有人接,我是要找鬼喔?」

我:「喔……歹势啦!真的没有注意到。」

贝:「对呀!害我还要和服务小姐说你心情不好,我打电话你没有接,怕你出了什幺事,讲了很多理由才愿意开铁捲门的。」

我:「歹势啦!害妳丢人了!」

贝:「对呀!人家还以为我是要来抓姦的……有够丢脸的!快啦!都快十二点了,不是说要去西子湾,我都洗好澡换好衣服了。」

我这时才定眼看了一下小贝,还真休闲的打扮呀!海滩夹脚拖、短热裤、细肩带的背心……不过,小贝的身材有这幺好喔……(163卅47卅34C,目测),虽然肤色不算白,不过老实说这样的打扮配上她的身材也满有杀伤力的。

我:「好啦!我换个衣服就好了!我回来再洗啦。」

贝:「喔……不要啦!刚刚逛街我看你有流汗,你洗一下啦!我不要和臭臭的人出门。」

我:「呃……我要载妳出去还嫌喔,我是那里臭了?」

贝:「我哪知。」

我:「妳过来闻,我全身可香的呢!」

贝:「我才不要!我刚洗完澡,我现在才叫香吧!」

我:「屁啦!我也没有闻到呀!」

贝:「不信你过来闻。」

我:「说不定你也是臭的,洗了还是不香!」

贝:「你见鬼啦!我这哪里不香了?」小贝一边说,一边一屁股坐到床边,把她的髮梢靠在我的脸旁。老实说,女生有时候真的会有莫名的「香味」。不知道是男生移情作用,还是费洛蒙的原因,小贝的髮梢的确很香,有点让我迷惑的香味……

我:「呃……好啦!妳很香啦!快起来啦!我要起来了!」

贝:「承认了吧,臭男人!」

我:「嗯……对啦!妳很香啦!让人迷惑的香!」

贝:「香就香,什幺叫让人迷惑的香?」小贝好奇的问。

我:「没有啦!就很香啦!我要起来换衣服了啦!」

贝:「你还是不洗澡喔?」

我:「妳在我要怎幺洗啦?妳没看浴室是开放式的吗?我洗就被看光了。」

贝:「怕什幺啦!我又不会偷看。」

我:「话不是这幺说滴,小姐!要妳去洗,我在外面妳不会觉得怪吗?」

贝:「呃……不会呀!」看来她想硬拗。

我:「少来!不然妳去洗,我在外面。」

贝:「我洗好了!没机会了!」

我:「好啦!你先回房啦!我待会洗好CALL妳!」

贝:「不要!我觉得你的房间也很讚!我要留在这里……你这间好像真的是地中海式的耶,感觉比我那间更浪漫。」小贝说完就自顾自己的在房间里逛着。

我:「我……我要脱裤子洗澡啰……」

贝:「你脱呀,我又不会看!我也不想看!」

我:「妳再不回去妳会后悔的……

贝:「我要后悔什幺?长针眼吗?不会啦!」

我从床上爬了起来,偷偷的走到小贝的身后,然后在她身后靠近她耳梢说:「妳再不走的话,我就吃了妳……」

小贝吓一跳的转过身来,「你神经病喔!」

我:「谁叫妳不回去,我没办法洗澡呀!不洗妳又说不行。」

贝:「怎幺会不能洗……我又不会偷看!」

我:「就感觉很怪呀……妳不会感觉很怪吗?」

贝:「不会呀!哪里怪了。」小贝回答完继续若无其事的东看西看。

我:「好啦!求求妳啦!我会感觉很怪啦!妳就行行好,待会儿宵夜也我请啦!」

贝:「好吧!既然你都这幺有诚意了……我就回去等一下好了!」

我:「大小姐,谢谢妳了啦!我会洗很快的啦!」

说完小贝就走出去了,我也终于让这尊大佛走出房间。接着我拿行李,準备待会要换穿的衣服,然后我脱下所有的衣服準备洗澡。

突然,房门又被打开,一个人跳了进来笑着说:「哈哈,我就不走!我看你能怎幺样?」是小贝。

一个男人光溜溜的和一个女生无言的四目相对……

(续)

*** *** *** *** ***

前言:

这是小说,西斯的小说,真实世界的女生绝对不可能如此的,请大家别以为我物化女性或是淫乱化女生,因为没有西斯的话,文章就不能发在这里嘛。小说基本上豪洨的程度很高,写来让大家想像及看爽的。最后……喜欢看的给个推,不喜欢的就请上一页啰!

*** *** *** *** ***

我:「……」

贝:「……」

一秒、二秒、三秒、四秒、五秒。

贝:「啊~~~~~你是变态喔!」这个女人尖叫完后就转过头去了。

我不急不徐的把我原本要换穿的球裤先套上。我:「变态的是有个人突然闯进来吧。」我都不知道是不是她觊觎我的身体才冲进来的,我都没有叫了,身体被看光光的是我耶。

「你快点把衣服穿上啦!」小贝背对着我说。

我:「穿好裤子了啦!妳也不用下去了啦!反正都看完了,妳等我一下吧,我沖一沖就好了。」

贝:「喔……对不起啦!我以为你会在浴室里。」

我:「算了,就当今天我大放送啦!反正也不值钱。」

贝:「也对啦!老人家的身体不值钱。」

我:「唉……有种人就是得了便宜还卖乖。」说完我就拿着衣服走进了浴室了。然后过了一下子之后小贝开了电视,结果也是锁码台……

我:「不要看了老人家的身体就开始思淫慾啦!」我在浴室大声的对外说。

贝:「屁啦!是上一个房客没有换台好不好,没水準。」

我:「对呀!我比较有水準,我都会退房时改成财经台。」

大概过了十五分钟,我洗好澡后,我和小贝尴尬的去楼下开车。今天凌晨的高雄感觉还满舒服的,没有闷闷的的感觉,有徐徐的微风,可以冷气不开的开着车子。

我:「别不说话了啦!我都不计较了,就当让妳看免费的吧!」我笑着说。

贝:「你少来了啦!拜託,伤的是我的眼耶!」

我:「哈哈,我有这幺不堪入目喔!」

贝:「呵,也没有啦!不过没有想到你老人家身体练得还不错。」

我:「靠!你是偷看了多久呀,连这个你都看得出来。」

贝:「哪有,我看男生身体就注意胸部、腹部呀,所以有看到呀!」

我:「喔……我还以为妳都看小鸡鸡的……」

贝:「你个大头鬼啦!谁看那个!原先我还以为你像我们公司的同事一样,三十岁后就肚子出来了,六块团结成一块……然后胸部也开始女人化。想不到你竟然没有耶,厉害喔!老人家!」

我:「唉呀,这妳就不知道了!俗谓:『精到喷时方恨少』,呃……不是!是『书到用时方恨少;腰到摇时方恨老』。为了在某些时候不丢人,所以只好多少练练啰!」

贝:「你白癡喔!最好是啦!讲得自己好像多厉害一样!」

我:「也不是这幺说的,我是真的这样子觉得啦!」

贝:「是喔!那不就像有些男生说的,是在做口碑的!」

我:「嗟!!我怎幺可能是做口碑的!做口碑是种很LOW的说法,做爱这种东西是『千年传统、全新感受』,每个人需要的不一样,当然不可能有口皆碑呀!」

贝:「亏你还有自知之明,不错不错!」

我:「对呀!我不是做口碑的,我是做功德的!(挺)」

贝:「噗~~~妳是想害我被水噎死是吗?」小贝真的一口把水喷得到处都是。

我:「这你就不了解了,该由我来解释才是,我是在渡化苦海女性。」

贝:「怎解?还请大师渡化?」

我:「余乃解救仍未得高潮苦海的女生脱离自HIGH地狱,此非功德一件否?又高潮之女如达西方极乐世界,渡化世间女生直达西方极乐,岂非功德?」

贝:「大胆狂徒,自吹自擂。」

我:「君不见极乐,自不信极乐。他日若待良辰吉时,便可窥之。」

贝:「你是要古人到那时呀?老人家你讲中文啦!」

我:「此言句句中文,实乃君不明其理。」

贝:「不要玩了啦!」

就这样,我在和小贝谈谈笑笑中到了西子湾。凌晨的西子湾还是满多人的,大家都在中山大学门口附近的坐着聊天。老实说西子湾有我不少的回忆,当初初恋的回忆。

中山大学海堤边的萝蔔坑因为週末的关係,都坐满人了,我和小贝找了好久才找到一个没有人的位置。贝:「呵,这里还满舒服的耶……有星星、有海浪、有酒……很浪漫。」小贝喝着我买的冰火说着。

我:「对呀!我以前很喜欢在这里看大船入港。」

贝:「嗯?你之前也常来这里?」

我:「算是吧!我喜欢看大到不像话的货轮,常常和之前女友在这里看。」

贝:「哈哈……是喔,有没有偷偷做坏事。」

我:「你有病喔!这里到处都是人,要做什幺事?」

贝:「也是啦!海风大还容易感冒。」

我:「对呀!不过也好几年没有来这里了,当然学生时白癡用立可白的留下的留言也都没有了。」

贝:「嗯……感觉你有时候很浪漫……当你女朋友应该很开心吧!」

我:「或许吧……」

我和小贝就吹着凉凉又感觉鹹鹹的海风,她喝聊酒,我喝咖啡聊天。

贝:「哇!刚刚好像有流星耶!」

我:「然后呢?」

贝:「许愿呀!看到流星不是都要许愿吗?有机会成真耶!」

我:「那是骗人的,一个陨石能有什幺能力!嗟!」

贝:「厚,你就许愿呀!说不定会成真嘛!」

我:「我想不到要许什幺愿。」

贝:「中乐透呀!」

我:「……」

贝:「中乐透就可以没烦没恼了!天天自由快乐!」

我:「中乐透也不一定就人生无止尽的快乐吧!也是会有困扰心烦的。」

贝:「你又知道啰!讲得好像你中了乐透一样……自以为!」

我:「……就算中了乐透也不一定要拿出来和妳说嘴呀!说了是有奖品吗?妳要以身相许吗?」

贝:「哼!我才不是以钱看人好不好,而且我也没有欠钱,而且讲得好像你中了乐透一样,我才不相信呢!」

我:「小姐,这世界有很多说不定的,或许我明天、后天、下个月中呢?」

贝:「你要是中乐透的话,我就脱光光跳性感豔舞给妳看啦!」

我:「小姐,说话要负责呀!讲话不要说太满,不然改天有人会叫妳出面对就惨了!」

贝:「哼!我才不相信你有这种运气呢!中了乐透再来和我说啦!」

我:「妳说的?」

贝:「我说的!一定负责,一定出来面对!」

接着我们又聊了彼此聊了一段时间,我看一下手錶,已经二点半了。我说:「回去吧!明天还要出去逛。」

贝:「嗯……我也想睡了……」

接着我就载着小贝回汽车旅馆了。

我:「小懒虫,到了啦!你的浪漫星光屋到了。」

贝:「喔……」

我:「明天早上再一起吃早餐吧!」

贝:「喔……」

我:「快起来啦!」

贝:「喔……我好累喔,不想动了,我睡车上算了。」

我:「不行啦!妳有病喔!」

贝:「不管啦!我不想动了!」

我:「实在受不了妳耶!」说完我下车走到副驾座,把小贝一把抱下车。她也没有什幺反抗或是动作,一副老娘就是不走了的感觉。我慢慢的抱她走上楼,然后把她放到床上,帮她盖好被子后,然后走出去门。

「喂,谢谢你的贴心啦!改天回你一个补偿好了!」小贝在被子那端说着。

我:「谢谢啦!我们是做功德来的嘛……」

贝:「你去死啦!我还不需要你的渡化啦!晚安!」

我:「晚安。」

第二天早上,我花了好大的精神才从电话那头把懒床的小贝叫起来吃早餐。

我:「今天我们去桥头糖厂玩好了,高雄捷运一日游。」我一边吃着土司蛋一边说。

贝:「好呀!反正老实说我也没有特别的计划。」

我:「那我们待会把车开到捷运附近停。」

贝:「嗯……」

吃完早餐后,我载着小贝然后把车开到中央公园站附近停车,然后在公园逛逛后下去坐捷运。小贝和我很开心的走着逛着,体验着和台北完全不同感觉的捷运。车子到了美丽岛站后,小贝很兴奋的下车。

贝:「快啦!我们在这里拍照啦!」

我:「好啦!时间又不赶。」

到了美丽岛站的大厅中央,很多的旅客和我们一样在拍照,「光之穹顶」没有网路照片看起来这幺大,不过满美倒是真的,而且拍起照片之后感觉更好看。小贝很兴奋的在这里东拍、西拍、自拍。

后来我们上车后继续前往桥头糖厂,在途中也看到要举行世运的主场馆,老实说也是没有电视上广告上看来的这幺大,不过真的也看起来不错,或许世运的时候我也该来逛一下。接着车子愈开感觉愈来愈荒凉,路上的景色慢慢变成山、水泥业及树,有点像台北捷运要坐往动物园或是淡水的感觉一样。接着桥头糖厂站到了,我和小贝顺着人群一起下车。

出了车站,桥头糖厂的人还真不是普通的多,我和小贝和游客一起逛着这个着名的景点,老实说我还满喜欢这种景点的,有点像之前有去过花莲的林田山林业文化园区一样,就是日式山城的感觉,然后每户每户都感觉很亲近,让人很有温馨的感觉。

不过桥头糖厂的老房子许多都闲置及没有维护及计划中,让我看了感觉很可惜,虽然对桥头的感觉还是不错。

逛逛、拍照累了之后,我和小贝坐在贩卖部前吃冰。我:「嗯……这里感觉真的很不错,我很喜欢这种地方的感觉。」

贝:「我也满喜欢的!」

我:「哈哈,这里我就没有回忆了,我之前没有来过。」

贝:「讲这样,我就不算回忆吗?」

我:「哈哈,妳又没有和我手牵手……不一样啦!」

贝:「牵个手就有回忆喔!那待会来牵。」

我……我又有不好的念头了。我:「我怕妳男友吃醋啦!」

贝:「我没有男友呀!我是自由主义的!哈哈!」

我:「是太爱玩吧!」

贝:「我也不知道,有时候刚交往时很有感觉,可是一下子就倦了!后来乾脆就不交了!」

我:「呵呵,男生应该觉得很可惜吧,你这种女生不交男友。」

贝:「哪种女生?」

我:「就……大方、活泼、性感、美丽啦!」

贝:「算你会讲话!」

吃完冰后,我和小贝继续去看以前的人怎幺製糖的,走往製糖厂的途中,小贝真的牵起我的手……

贝:「这样子你就没有理由啦!哈哈!这里是我和你的回忆!」

我:「呵呵……被你抢了第一名了!」

贝:「我也是好不好,还敢嫌!」

我:「不敢嫌啦!」

我牵着小贝的手,慢慢的走向製糖厂,心中有点複杂的情绪,突然……我想起了婷婷。我:「对了,妳今天有打给婷婷吗?」

贝:「啊?对喔!忘了!我现在打。」小贝拨了电话,然后走到旁边和婷婷讲电话。

五分钟之后,小贝笑笑的走回我的身旁。贝:「没事了!」

我:「怎样子叫没事?分了?」

贝:「婷婷说没事了,我从她口中听得出她是真的没事了!我就说我玩回去再问她就好了!还有,她说你要好好照顾我!这几天出去都要听我的!」

我:「最好是啦!她才不是这种人!」

贝:「好呀!那你打电话问她。」

我:「……」

贝:「哼!乖!记得喔!」

我:「……」

在玩了一下午之后,我们坐着捷运回去开车。贝:「嗯……今天这里不错,希望有机会再来。」

我:「哈哈!反正我第一名了,我不用来了!」

贝:「厚,你很烂耶!是不能再陪我来一次吗?」

我:「呃……也是可以啦!」

贝:「对呀!不要得到了就想跑!」

我:「哇咧……最好我是得到什幺啦!」

贝:「我的手、我的高雄糖厂游第一次,这样子还不满足吗?」

我:「呃……其他的会更好……」我小声的说。

贝:「你说什幺?」

我:「没有啦!没事!」

拿到车之后,我决定带小贝去梦时代去吃饭,路上刚好经过卖乐透的店家。

我:「等我一下,我去买乐透。」

贝:「你有病喔!出来玩买什幺乐透?」

我:「我要看你跳豔舞」

贝:「你去死啦!你中了乐透再说啦!」

我:「哈哈……等着看吧!」

说完我就冲下车去店里了……

我:「买好了!」

贝:「会中再说吧!」

我:「一定中的!妳準备面对吧!」

贝:「哼!不可能的啦!」

车子在还没有到梦时代的时候,远远就看到了有名的摩天轮。贝:「待会我们去坐那个好吗?」

我:「不好!又要被你夺走第一次了。」

贝:「厚!你很烦耶!说好要听我的。」

我:「好啦!好啦!都听你的啦!」

在梦时代里,我们随便选了一间餐厅吃饭,然后小贝就吵着要坐摩天轮了。高雄的摩天轮坐一次要十五分钟……不过我们等就等了半小时,不过里面还算不错,而且还放了女生会喜欢的HelloKitty家族娃娃,这根本是让人来把妹的地方嘛?

我和小贝坐在摩天轮里看着窗外的夜景。贝:「今天你要住那里?」

我:「还是一样呀!找一间可以睡的就行了!喔……两间啦!」

贝:「喔……」

我:「怎幺?妳有事吗?还是要我载妳去?我再去找地方住就行了!」

贝:「不是啦!」

我:「那是怎幺了?」

贝:「没有啦!」

我:「讲呀,妳不说我那知道,我又不是心理学的。」

贝:「就说没事嘛!」

我:「好吧!没事就没事吧!」

坐完了摩天轮,今天玩一天也累了,我準备找地方休息。我:「妳没事吗?我要找地方住了喔?」

贝:「没事啦!」

我:「好吧!」我载着小贝……她看来心事重重的。

突然间,我的电话响了,熟悉的《LinkingPark》的歌声,是Nico。

「喂,什幺事?老人家为你服务。」我接起电话说。

「你阿呆喔!我们明天中午会到喔!记得要来载我们呀!」Nico说。

「哇灾啦!明天会在左营等妳们啦!」我说着。

「那就先这样子了,孤单阿伯掰掰。」Nico笑笑的挂了电话。

贝:「谁打给你呀?」小贝好奇的问。

我:「喔,就是我和妳之前说的约好的人呀!几个小鬼头明天要下来了!明天要一起看棒球呀!」

贝:「喔!是喔!」小贝似乎有心事的说着。

我:「对呀!明天就不是我们两个人而已了,会闹热一点,他们都是活力十足的学生啦!」

贝:「喔。」

我开着车,气氛感觉还是觉得有些许的沉闷。我把车速放慢,然后在路边停车。贝:「怎幺了?」

我:「我才觉得妳怎幺了,有事又不说。」

贝:「我没事呀!」

我:「我就觉得有呀!妳说啦!」

贝:「没事啦!」

我:「好啦!说出来,我不笑妳!保证!」

贝:「就……就……」

我:「想和我一起睡吗?」我开玩笑的说。

贝:「屁啦!不是啦!我是想说开二间房很浪费钱而已好不好!」

哇咧,这样子也行!不是吧。

我:「喔……那妳就直说就好啦!怕什幺?」

贝:「我怕你乱想好不好!」

我:「我不用乱想呀!我用看的就好了!」

贝:「看什幺?」

我起身往后座的方向移动。我:「请看!」我拿着一张彩卷还有大乐透的开奖号码。

贝:「这是什幺?」

我:「妳看就知道啰!」

贝:「什幺东西?」

我冲去彩卷行的时候,问老闆有没有中奖的彩卷,老闆还吓了一跳,以为我要干嘛,结果我用五百元买了一张中了四百元的彩卷。

我:「有人要跳性感豔舞了!」

贝:「你屁啦!又不是中头奖。」

我:「你也没有说呀!我就是中『乐透』了!面对吧!小贝!」

贝:「这不算!」

我:「哈哈……好吧!我让妳拗!」

贝:「我……我这不是拗……」

我:「我中『乐透』是事实呀!」

贝:「我……」

我:「我让妳拗啦!我人很好的!」

我开着车,然后找到了一间新开的汽车旅馆,只开了一间房,然后我轻鬆的吹着口哨上楼。小贝则是一脸哀怨的在我身后。

进了房,感觉和昨天的差不多,还满不错的装潢。小贝则是一脸无力的走进来,然后坐在床上。我看看了她,「我说笑的啦!就说让妳拗了嘛!不要这样子啦!」

贝:「……」

我:「笑一个啦!我不闹妳了啦!」

贝:「你真的想看吗?」小贝小声的说。

我:「啊?」

贝:「我说你真的想看吗?」小贝突然大声的说。

我:「呃……」

贝:「厚,我要跳了又不看!你很烦耶!」

我:「我没有说我不看呀!要看!要看!」

贝:「厚!你真的很烦耶!」

我:「那……我不要讲话好了……」

贝:「你去洗澡啦!」

我:「喔!」我拿着行李去洗澡。

今天的浴室是有门隔开的,我一边洗着澡,一边想着明天怎幺介绍小贝给他们认识。洗好澡后,我擦好身体走出去……呃……这是什幺情形,昏暗的灯光、音乐是热门的嘻哈歌曲,我隐约的看到小贝站在床前。

我:「这个是?」

贝:「你不要讲话啦!我在培养情绪,你坐在沙发上就好!」

我有点发傻的走到沙发前坐着,看着小贝的背影。音乐持续的播放,然后小贝慢慢的摇动她的身躯,我眼睛慢慢适应黑暗之后,发现小贝的打扮……一件T恤,没有穿裤子,应该只有内裤吧……配上缓缓摇晃身躯,小贝的身材曲线还有舞动让我有了慾望。

小贝在昏暗的灯光中跳了让人慾望直升的舞蹈,而且她还不时的撩起衣服,很像还没有穿内衣的样子。小贝一边跳,边慢慢的往我这里移动。

「你都不能动喔,只能看着我而已……」小贝一边扭着她的臀,一边在我耳边说。小贝极尽性感、煽情的在我身边舞动着,而且还不时碰触我的身体,老实说,再怎幺纯情的房东在这个时刻都会变成畜牲的。

「别跳了……」我低着头声。

「怎幺了?我跳得不好吗?」小贝停下动作,头靠过来问我。

「因为我现在很想……很想要妳……再跳我可能没办法再理性了。」我抬头对她说。

「呵呵……是这样子吗?」小贝笑着说,「我就是要妳忍不住……」小贝说完又自顾的扭动身躯。

小贝一边跳,一边用媚惑的眼神看着我,我则是处在理智与兽性的边缘。没多久,小贝突然整个人坐下来,两腿放在我的大腿上,接着她抬起腿,用脚趾在我的身上摩磳。

我望着她……还是一样媚惑的眼神,其实这时候我的理智早就被打败了,我伸手抓住她的腿,从她的小腿往大腿那边抚去,接着我移动身体,往她的胸前吻去。小贝没有抗拒的动作,只能用手环着我的颈子。

我手放肆的在小贝的腿上抚摸,我吻着她的颈子,贴上她的唇,我手撩起她的衣服,发现她真的没有穿内衣。我手揉弄着她那丰满的上围,用手指挟弄着她的乳头。

「慢一点,让我再给你一些乐透的奖品吧。」小贝笑笑的说。

小贝把我的上衣脱了,然后亲吻我的身体,吻我的胸部,然后她把我的裤子给脱了下来,连内裤一起都脱了。小贝自己也把上衣给脱了,用她坚挺的胸部在我身上来抚着我。

我看着性感的小贝,不停的剌激着我的视觉还有触觉神经。小贝接着用手抓着我的阳具,轻轻的玩弄着。

「变得好大了,再给你一点BONUS吧!」小贝轻轻笑着说。小贝说完便往我的阳具那移动,然后移出舌头舔着我的龟头,然后一边舔一边用迷人的眼神看着我。

「喜欢吗?」小贝正用舌头在我的龟头上来回的舔着。

我点点了头,手一边抓着她的胸部,小贝很尽情的玩着我的阳具,然后换成将它整个含着,不停的吸吮着它,手则是在轻轻的玩着我的蛋蛋。小贝吸吮的功夫很好,我的阳具几乎胀到不能再胀的程度。

小贝又玩了一下我的阳具后,然后起身坐到我身上,还穿着丁字裤的她,用臀部坐在我的阳具上摇动着。

「喜欢吗?」小贝舔着我的耳朵说。

我反舔着她的耳朵,「喜欢。」我双手抓着她的胸部,然后舔着她的奶头。小贝的奶头一下子也让我舔得挺立起来。

「换你服务我了喔……」小贝吸着我的颈子说。说完小贝伸手往下抓住我的阳具,然后把丁字裤拉一边,然后慢慢的坐下,把我的阳具放到她的穴中。

「嗯……先慢一点喔……」小贝眉头稍皱的对我说。

「嗯,好的。」我抓着她的屁股轻轻的往上一顶。

我轻轻慢慢的往上顶,感觉小贝的穴正慢慢的被我胀大的阳具给顶开。

「啊~~啊啊~~啊~~啊~~慢一点……」小贝紧抓着我的头髮说。

我继续轻轻动抽插着小贝的穴,我一边插一边含着她的奶头。小贝慢慢适应之后,也扭动着腰配合我的抽动。

「啊……啊……啊~~啊……啊~~大力一点……啊~~」小贝摇着腰说。

我扶着小贝的腰,开始大力的在她的穴里抽动着。小贝以M字型的方式坐在我的身上摇动,真的有让人舒服到升天的感觉;加上她的身材真的不输Nico的好,差点一下子就让我不行了。

「我想换个地方。」小贝在我耳边说着。

「妳想换那里?」我回问着。

小贝指着化妆檯前。我起身抱着她,往化妆檯前移动。

「我想要从后面。」小贝一边吻着我一边说,然后我放小贝下来,她转身趴下后,翘起屁股回头性感的望着我。

我一手抓着她的屁股,一手抓着我的阳具对準她的穴,接着我二手抓着她的屁股,开始快速的从后面抽动。我看着镜子里的我和小贝,小贝用性感及享受的表情望着我。小贝的眼神,让我的抽插更为快速、大力

「啊~~啊~~啊~~~啊~~~」小贝用很享受的眼神看着、叫着。

我大力的抓着她的屁股,每一次的插入都想尽力的深入最她的最深处。在连续快速的抽动后,我扶着小贝的身子,让我可以更方便的揉着她的乳房。我一边揉着她的乳房,边一吻着她的颈子。

小贝很迎合的稍稍翘起屁股,让我的阳具可以更深入她的穴中,她双手反抱着我的腰,示意要我再继续的动,我们就看着镜子中的我们,激情扭动彼此的身体。

在又一阵激情之后,小贝突然的移动身子,让我的阳具离开了她的穴,她脱下了她的丁字裤,然后她坐到化妆檯上,双脚勾住我的腰;我把她的两腿拨开,再继续把我的阳具塞入她的穴内。

我抓着她细长的双腿,快速的进出她的穴,小贝在化妆檯上一手揉着自己的胸部,一边用享受的眼神看着我。我一边抽动着,一边发现小贝会很少女生会的方式,她配合着我的抽着,会收缩着穴,让每次的抽动感觉更紧实。就这样子,她更缩,我就愈大力的插着。

「啊……啊~~啊~~~啊~~啊~~我不行了……我来了……」小贝玩着她的奶头说。

其实我也快不行了……在小贝的高潮后我又抽动没多久,我也就快射了。

「嗯……我也要来了……」我抓着她的腿对她说。

「嗯……要来的时候要说。」小贝用迷濛的眼神望着我说。

我又抽了几下之后,我放下小贝的腿,「来了。」我把阳具抽离小贝的穴,右手抓着阳具,为射出前做最后的活动。结果小贝从化妆檯上下来,跪在我的阳具前。

她用她的嘴含住了我的阳具,让我所有射出来的精子都在她的口中爆发,我傻傻着看着她,她也用调皮的表情抬头看着我,而且在我射出来,她再补吸的那几下,真的是让我酥麻到了极点。

在我射完后赶紧拿卫生纸让小贝吐掉她口中的精子。

「嗯……好腥喔……你很久没有了喔……」小贝笑笑的说。

「我……呃……对啦!」我不知道怎幺回答。

「嗯……走吧!我们去洗澡吧!」小贝拉起我的手。

我看着她满足的笑容,一起走向浴室。

(七)赌注

*** *** *** *** ***

老实说这篇写得很挣扎,真的想不到什幺特别的梗,就是很平顺的写下去,大家加减看吧!

*** *** *** *** ***

在浴室里,我帮小贝洗着背,偶尔我也偷袭到她的胸前。洗完澡后,我们二个人泡在按摩浴池里休息着。小贝很热情的说要帮我按摩,为了刚刚的「努力」当做回馈。我笑笑的说好,有时候女生的热情真的不能拒绝。

小贝用很不熟练的手法帮我按着我的肩膀,老实说,我的按摩功夫都比她好多了,不过我还是很开心的享受着她的服务。

「你不想问我一些事吗?你都不好奇。」小贝在我身后感觉开心的问着。

「呵,我想问也不知道怎幺问呀,或者是说适不适合问。妳希望我问吗?」我回答

「嗯……还是暂时别问好了,等我想说的时候再告诉你今天的事好了,OK吗?」小贝笑笑的回着。

「哈!好呀!因为我真的也不知道怎幺开口,我只觉得很神奇就是了!」我回答。

「对呀!你这个嚐到甜头的人当然觉得神奇呀!」小贝回着。接着小贝再帮我按了一下,我和她说她的按摩实在不够火候,换我来好了。

贝:「最好你会啦!」

我:「真的啦!不是骗妳的喔!」

贝:「好吧!那我就勉强试试好了!」

然后我们就去浴室再沖了一下澡,小贝擦乾了身体后,平趴在床上。

我:「其实按摩是有步骤的,除了要了解对方肌肉酸痛的部位外,还有穴外及手法的东西……」我一边讲解着按摩的东西,一边为小贝按摩着。

贝:「怎幺连这个东西你也会呀?」

我:「哈哈,当初无聊时看书慢慢学的,反正之前有女友当试验品吗?」

贝:「呵,你还真是认真及体贴呀。」

我没有再说话,只是静静的为小贝按摩着,没有多久小贝就沉沉的睡去了。帮她盖上被子,而我的服务也差不多到此为止,我泡了杯咖啡坐在沙发上喝,正当我在沙发上想着明天的行程的时候,小贝突然醒了。

贝:「嗯~~你怎幺坐在那里呀?明天不是还要去看球吗?」

我:「嗯,对呀!我喝个咖啡嘛,我中了咖啡毒。」

贝:「别喝了啦!过来一起睡吧!」说真的,我也有点累了,急忙的灌完咖啡后,就钻到被子里和小贝一起睡了。

*** *** ***

星期日中午,我和小贝在高铁左营车站等着Nico他们的到来。贝:「那些人是你的学弟妹吗?怎幺你这个老人会和一堆学生约出去玩呀?」

我:「哈哈,这个喔……这说来话长啦!」我花了一点功夫还有一点掩饰,说明我怎幺成为她们的房东的。

贝:「嗯……哈哈,你不是要诱拐女学生吧!」

我:「哇咧,妳想太多了吧!我那是这种人!」

贝:「这我就不知道了,你还满会拐人的,我就是受害者。」

我:「……」

贝:「好啦!不闹你啦!我开玩笑的啦!我先去上个厕所好了,你在这里等我喔!」

我:「嗯,去吧!他们快到了!等妳回来喔!」

时间中午十二点半,Nico早上有来电说会坐这班车到左营,果没有多久之后,就看这几个小鬼头开开心心的从车站走出来。

Nico:「老人家,有没有想我们呀!还是在高雄偷偷的把妹呀?」

我:「把你的头啦!快把行李放到车上啦!高雄超热的,为了等妳们,我热到都冒汗了。」

雅:「对呀!高雄好热喔。」

这几人果然都知道南部太阳的厉害,每个人都穿得很清凉,很夏天的感觉,当然最显眼的还是豆豆,毕竟长相还有身材兼俱的她,随便穿都很引人注意。

Nico:「我快热死了啦!老人家开车吧,冷气开到最大啦!我们去吃饭吧!」他们几个放好行李后,Nico就催着我快点出发。

我:「待会啦,等一下人。」

Nico:「要等谁呀?人不是都到齐了吗?」

雅:「不会你真的在高雄偷把妹妹吧。」

这时候刚好小贝从车站厕所那里走过来,她也看到这几个女生都已经到了。

贝:「哈啰,你们好!」

此时Nico,小雅,小茜、豆豆还有小雅男友都摸不着头绪,Nico靠过来低声的问我:「她是谁呀?辣妹耶!」

我:「就……朋友!」

贝:「你们好,我是阿杰之前的女朋友,因为在坐高铁的时候刚好遇到了。聊聊天之后,阿杰约我一起出去玩,所以我就跟来了!」

Nico:「是喔!老人家你还真的来偷把妹耶!」

茜:「对呀!而且人家这幺正你还当负心汉,你这样子不行啦!」

豆:「嗯……男生果然都是坏东西。」

雅:「我家的不算!我家男人是好的!」

我:「……」

贝:「对呀!你们也知道他是坏人吧,他之前真的很坏……」

此时所有人都笑了……只有我哭笑不得,小贝是在发什幺疯,乱讲她是我之前女友。Nico:「好吧!那今天就当房东的赔罪之行好了,我想想中午要吃什幺大餐好了。」

茜:「要贵一点的才有诚意。」

豆:「也是,给他一点教训才是!」

我:「……」后来我就被拗着去高卢珐式餐厅吃午餐。

Nico:「小贝姐,以前房东他是怎幺对你坏呀?」

茜:「对呀!他以前会很花吗?有像现在一样吗?」

雅:「小贝姐,你想要什幺处罚,我们现在来想好了。」

午餐他们吃得很开心,反正就是一场该死的鸿门宴就是了。我被当成战犯一样的被审判着,而小贝则是把从婷婷那里听来的,当成她是当事者一样的说着。

坏人是当定了,只是处罚还没有决定,这就是他们几个的投票结果!投票结果是1:4。我反对,Nico、小茜、小雅还有小贝讚成。豆豆及小雅男友弃权。我没有想到小贝一下子就打入这群小鬼头里,也省得我慢慢拉近。

吃完饭后,我们驱车前往澄清湖棒球场,準备欣赏下午的牛熊战,到了澄清湖球场的大门前,我们几个人开心的拍了几张合照,然后準备进场。进场之后当然是分边了,而在分边之前当然是呛声

Nico:「小贝姐,就算是亲人,球场上还是现实的……现在起,我们就是敌人了!」

小茜、Nico、小雅及他男友阿风拿着从车上包包拿下来的牛队加油棒。

我:「没差,反正今天赢的会是我们,所以随便啦!」

雅:「最好是啦!最好你就别输,今天我们要赌大一点。」

我:「随便呀!」

Nico:「那好,我们来赌,输的那方在垦丁要裸泳好了。」

豆:「小贝姐……我不常看球,我们赢的机会大吗?」

贝:「当然呀!牛队不是对手啦!我们有大师兄还有锋哥,一定赢的啦!」

豆:「可是……」

贝:「别怕!我们输了也没差!我们身材好,不怕人家看啦!」

豆:「……」

我:「放心啦!我们不会输的,要裸泳的一定是他们啦!我一定会拿相机去拍的!记得要在水中把泳衣脱下来证明喔!」

Nico:「好!那就赌这个啰!」

我:「OK!」接着我和小贝、豆豆一起去找位置坐,我们就坐在啦啦队的前面一些的地方,很热闹的位置。

在我、小贝及豆豆找好位置之后,我还顺便去买了大师嫂的碳烤三明治还有饮料,之前就听说了,刚好买三份……也顺便再买了三组加油棒!看球没有加油棒可以敲实在是不过瘾呀!

球赛开始前,我们吃着三明治看着二队球员热身,小贝去上厕所时,剩我和豆豆在球场,气氛有点冷,毕竟我和豆豆没有这幺熟。豆:「你之前的女友看起来很开朗耶,你们分手之后还可以当朋友喔?」豆豆突然问了我这句话。

其实老实说,当初在分手之后,婷婷是根本连我的电话都不接的,别说当朋友了,小贝没有和我交往过,当然可以很开心的和我当朋友。

我:「可能是事情久远了吧,所以她也不介意了。我是原本就不介意的。」

豆:「嗯……很羡慕你们可以继续当朋友!对了,今天真的不会输吧?」看来豆豆比较担心的是这个。

我指着正在热身,跑来跑去的锋哥。我:「有看到五十二号吗?有他就有希望啦!只要我们投手别太烂的话。」

豆:「真的厚,要是输了怎幺办?我可是看你一个人可怜,我才来这边加油的。」

我:「别怕啦!真的输了,妳脱的部分我帮妳啦!」

豆:「你怎幺帮?你自己也要脱呀!」

我:「我……我帮妳脱泳衣……」

豆豆给了我一个白眼,还有一棒加油棒的痛击,不过我看到她在偷笑。

「唉!我一不在就在调戏女生,这个男人呀!」小贝突然后在我身后的说。

我:「调你个头啦!我们是在讨论如果今天输了怎幺办,赌很大耶!」

贝:「不会输的啦!这幺没有信心!」

我:「希望是吧!」

豆:「对呀……应该是不会输吧……」

时间下午五点,比赛正式开始了,赌上裸泳的比赛终于来了!比赛一开始,熊队就先来个失误……真的是个好的开始呀!豆豆要脱了……XD,不过还好没有造成伤害,只被牛队打下一分而已!

豆:「今天不会运气这幺不好,真的输了吧?」

我:「不会啦!才一局而已!而且真的输的话,有我陪妳脱呀!别怕!」

豆:「你当然不怕啦!你又不怕人看!」

我:「哈哈,妳身材好也不用怕呀!小贝也是!」

贝:「我看你心中是想看我和豆豆脱光光吧!」

我:「没有呀!大人,天地良心呀!我怎幺可能这幺想……XD。」

接下来一局下,换熊队进攻,果然一如今年的熊队一样,非中心打线要发挥真的很难,不过轮到大师兄之后的打击就不同了。果然在我们热情的叫喊下,大师兄很帅气的安打上垒了……小贝在我在旁边叫到我快要耳鸣了。

接下来是真男人锋哥上场。

「陈金锋───」

「全垒打───」

然后是熟悉的锋哥应援曲响起,接着是全场开始大喊:「陈金锋、陈金锋、陈金锋。」

我:「豆,不要坐着要站起来大喊,不要害羞啦!来看球就是要开心的。」

我拉着豆豆一起站起来大喊,小贝则是早就陷入疯狂吼叫的状态了。豆豆试着和我一样放声大喊陈金锋。

在对方投手的第四个球的投出之后……

刘福助啦!像变了心的女朋友,回不来啦!锋哥真男人HR!换我们2-1领先了!我和小贝还有豆豆开心的鬼叫。我:「我就说锋哥不会让我们裸泳吧!哈哈哈!」锋哥打出全垒打后,我还看后面的杀杀杀大叔也很开心的和看球的人击掌。

豆:「我第一次看现场棒球,感觉还满好玩的,和看电视的感觉差很多……虽然人都看不清楚。」

我:「是真的差很多呀!没来过现场不能了解啦!」

我们开心的敲着加油棒,想着他们裸泳的时候,我们要怎幺搞他们,我还打电话给Nico,要他们自己看着办吧。

当然,人说嚣张没有落魄的久,我们只爽了一个半局,接下来的比赛,熊队像中了邪,牛队像吃了大力丸一样,五局打完,熊队以2-12落后……林老师的。

中场休息的时候,我们几个人在贩卖部买饮料然后聊天,Nico:「老人家,你快点练一练,準备脱光光丢人啰!」

我:「哼,比赛还没有打完,还早啦!」

雅:「不要嘴硬了,哈哈!今天我们赢定了!」

后段的比赛还是一样差不多,虽然我和豆豆、小贝继续热情的加油,看看我们能不能躲开裸泳,结果……人生果然有时候是要面对失败的,终场熊队以5-13输球,我们大冒险输了。

散埸时,我们约好有澄清湖的大门口集合,豆豆散场时感觉有点怪,可能现场看球很开心,可是输球要被罚很难过吧,小贝则是一副很难过的样子,毕竟她算是比较忠实的球迷。

Nico:「你完蛋了,我要用相机把你的丑态都拍下来。」

我:「哼,没有在怕的啦!我什幺大风大浪没见过!」

雅:「现在让你嘴硬,到时你就知道了。」

我:「哼,要我一个人脱三个人的份也行啦!」

茜:「不行喔……不能让你当好人!豆豆还有小贝姐当然也要裸泳喔!」

豆:「啊……能不能换别的惩罚呀?」

雅:「不行!我们一定要看到房东脱啦!」

Nico:「对呀!豆豆,就委屈妳和小贝姐了!」他们几个嘻嘻哈哈的上车,我们几个则是默默的上车。

因为从高雄到垦丁还有一百多公里的路程,比赛打完已经八点多了,所以我们直接买了麦当劳在车上吃就直接杀下垦丁了。说真的,虽然都是在南部了,可是从高雄到垦丁的路程还满远的,加上今天看球的激情,她们吃完了东西之后,大多就在车上睡了,只剩下坐在副驾驶座的小贝还醒着而已。

贝:「今天好可惜喔,锋哥还打出全垒打的说。」

我:「比赛就是这样子啰!不过为难了妳,还要和我们一起赌,一起输……呵!」

贝:「我是还好啦!反正躲在水里面,没关係啦!倒是你身边的那个妹妹,你才要和她说对不起吧!人家为了不让你一个人,和你一队,结果要裸泳。」

我:「哈……这个我也没办法呀!我也想赢呀!」

贝:「呵呵,人家对你这幺好,你竟然连安慰她都没有!」

我:「呵呵,好啦!我会去安慰她啦!对了,妳和婷婷原本要住垦丁的哪里呀?」

贝:「啊?其实我们也没有订耶,你也知道的,我们原本是随兴游的。」

我:「哇咧,你真的太随兴了啦!现在这种热门时段很不容易有房间耶。我打给饭店看有没有多的好了。」

贝:「没关係啦!我和她们一起睡就行了啦!」

我:「哈,不要啦!她们年轻人不知道要吵到那时候才睡,而且我不想再让她们和妳说我的坏话,哈哈!」接着我打去饭店,运气好的有人退房,多出了一间,我立刻就加订了。

贝:「有时候你真的很贴心。」

我:「哈哈!常常有人和我说这句话耶!」

贝:「不过你应该不是个好的情人。」

我:「呃……这个……干嘛这样子说!」

贝:「你不是女生,你不会懂的啦!」

我:「是这样子吗?我不觉得耶!」

我继续开车,前往更南边的垦丁,我看着照后镜,发现豆豆好像刚刚醒着,她望着窗外,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八)垦丁

我从照后镜上看着豆豆,不过我没有问什幺,而她也意识到我发觉她醒了,但是她也没有说什幺,就两个人沉默的在车上彼此安静的相处。

车子继续开着,车上的人几乎都在补眠了,经过下午球赛的疯狂叫喊之后,大家的确都有点累了,而且她们晚上还要去逛垦丁大街,所以都安份的在车上的补眠。

我在车上放着轻音乐往目的地继续行进。其实在我未中乐透之前,我就很喜欢开夜车,我喜欢一个人听着音乐、吹着风在夜晚开车的感觉,因为我不喜欢,应该说讨厌会塞车,凌晨的时候开车到那里塞车的机会都不高,而且一个人在晚上开车吹风有点说出不来的快乐

今天这种情况也有点类似,只是车上多了几个睡死的人而已,还有时间还不够晚,路上的车子老实说还是有点多。就这样子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离垦丁也差不多开了一半以上的路程了,突然豆豆从后方开口叫我。

我:「嗯?什幺事吗?垦丁还没有到啦!还要一阵子吧,妳可以再补眠睡一下。」

豆:「不是啦……我想上厕所。」

我:「喔!原来如此,我们快下交流道了,待会下去我再找加油站吧!」

豆:「嗯……好吧!不过还要多久?」

我:「妳很急吗?要不要我停在路边,我帮你把风。放心,我口风很紧的,我不会和Nico她们说的。而且……我不会偷看喔!」

豆:「不用啦!你继续开你的车啦!神经病!」

我:「哎哟,妳不懂我用心良苦啦!妳知道,虽然车不是我的,可是要是妳忍不住在车上嘘嘘的话,不但妳的美女形象毁于一旦,而且还要被我们笑很久,这不是很惨吗?我是为妳好耶!」

豆:「厚,就说不会嘛!你很烦耶!你这人真的是……都三十几岁了,为什幺讲话还是像十几岁的小孩一样。」

我:「呵呵,我是配合妳们的智商啦!妳不懂啦!」

豆:「最好是啦!明明就是你自己幼稚。」

我:「嗯……老实说有时候我还满幼稚的……」

豆:「你看吧!我说的没错吧!」

我:「对啦!对啦!好男不和女斗,妳说的都对!

豆:「哼!被说中了还嘴硬!」

我:「……」

大概又开了十几分钟,车子下了交流道,而交流道下就有加油站了,我把车开进加油站,顺便加个油。车上的人小贝还有Nico有稍稍起来一下,不过发现是加油,就又继续补眠了。

我:「妳可以去厕所了,妳的玉女形象可以继续保持了……感谢我吧!」

豆:「……」

我:「我加个油,顺便买个饮料,妳去厕所吧」

豆:「……」

我:「怎幺了?不是要上厕所?这里有呀!妳可以去了!」

豆:「能……能陪我去吗?」

我:「啊?」女生上厕所一定要有人陪不知道是哪时候养成的习惯,我不太知道原因为何,可能是为了安全吧!除了在百货公司之外,好像女生上厕所都一定要人陪的样子。

我:「嗯……好吧!我好人当到底,就陪妳去吧!不用不用牵手,让妳赚到了。」

豆:「最好上个厕所还要牵手啦!」

我:「妳们女生不是做什幺都常常手牵手一起做吗?」

豆:「我不用!而且我也不想让你牵我的手。」

我:「我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