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激情  »  忧郁的少年
忧郁的少年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靠在树干上睡觉的年轻人伸了一下腿,翻转身试图把照在身上的阳光赶走。但是梦已醒了。一声歎息后, 他摸索着拿起水壶,长长的吸了一口清水。虽然水壶被太阳晒着,水已经是暖暖的,但还是一样的解渴呢。

他回味着刚才梦中的情景,好像已经把光脱脱的小梨压在身下了吧。但是,唉,肯定还没有把阴茎插进这乡村少女的阴户,每次都是梦到快要插进去的时候,梦也就醒了。倒不一定是小梨,梦到其他的俊俏女孩也一样,通常醒来裤子已是黏黏的溼了一片,今天倒是没有,但是裤裆里的东西却是坚挺的难受。重新靠回到树干,他凝视着远方,小梨的身子又活现在眼前。那胀实,年青的奶子,年纪那幺小,却已经那幺的凸出!真让人受不了,还有她的细腰,和那翘起的小屁股。

有一次,电视台的一个歌星到他们乡下表演,小梨也和几个姐妹挤在人群里。少年悄悄的掏出阴茎,紧紧的贴着小梨的屁股,小梨也没有发觉,又叫又跳的。少年感到一阵阵的快感,后来却被人群挤开了。少年发现另外一个穿短裙的十四五岁的女孩,趴着栏杆正全神贯注的在看她的偶像。

于是他就挤到女孩的后面,开始的时候,他是轻轻的用阴茎隔着女孩的裙子揩擦她充满弹力的屁股,等到台上一首歌唱完,女孩在疯狂的叫着她偶像的名字时,少年就趁机把她的裙子撩起,挺着身子把女孩的屁股沟紧紧的贴着,手也不客气摸着那窄小的裤衩包不住的丰满的屁股肉。

女孩终于觉得屁股沟好像有一条甚幺硬东西在不断的磨来磨去的,于是就把屁股往后耸了几下,发现还是摆脱不了那硬东西,就又大力左右的摇摆几下屁股,这样几下动作,足够把少年的精液搾出来了,少年正想退后,免得搞髒了那女孩,冷不防阴茎被一只柔软的小手紧紧的握住,少年只觉得一阵酥麻,精液不受控制,一股一股的喷了出来。原来那女孩不耐烦屁股老是被硬东西顶压着,就伸出小手想把那讨厌的东西拨走。这一来少年和女孩都大吃一惊。 女孩大嚷道:「是甚幺…黏乎乎的…」 少年赶忙转身把阴茎收好,抖着声音哀求着说:「小妹妹…对不起…是…我带的浆糊…不小心倒翻了…」「浆糊?」女孩闻了一下小手上黏着的精液,又把手指头放进小嘴里吸吮了几下,疑惑的望着少年。「你的浆糊的味儿真怪..那我的裙子髒了怎幺办?」 少年掏出一张钞票,也顾不上是多少,塞入了小女孩的手里,低声说:「真对不起,算是一点赔偿…请千万不要告诉别人…」然后一溜烟的逃跑了。

想到这里,少年是越来越觉得穿的那条裤子太小了。终于站立起来,準备检查一下他的羊群有没有跑散了。他看见他的羊群正在离开不远的草坪上侃侃用力的咀嚼着青草。突然一阵可怜的羊的鸣哭声传了过来。他拿起他的木棍,急忙朝羊的鸣哭声跑了过去来。转过一个小山岗,他终于看见去年才出生的那只年青小母羊,一只脚让一棵小灌木的树桠缠绕着,小母羊滚动她的眼睛在可怜巴巴的鸣叫着。他走过去和试着去解救她。「不要怕,小东西,我来帮你忙。」他喃喃而语,尝试着令挣扎着的小母羊安静下来。 他突然地觉察到这青春的母羊的柔软的屁股不断碰撞着他的裤裆。 呵…真舒服…不!怎幺会有这样的怪想法?!但是, 有甚幺关係呢? 这又不会损害到任何人! 况且, 这小母羊确定不会告诉别人! 对着眼前这不断耸动的母羊屁股,他已把其他所有的顾虑都抛开了。他温和地把母羊推向前,把自己的短裤拉下。「呵,小东西,你和我一样,都没有真正试过吧?」 他一边喃喃而语,一边向四周望了一下。他的双肩耸了耸,好像要把最后的一点罪恶感甩掉,然后他就温和但深深的插了进去。小母羊着实的给吓了一跳,狂野地滚动她的眼睛,混合着一声长长的鸣哭声。她尝试挣扎着要走开,但被少年紧紧的抱着。「不要,小东西,不要逃走。我不会伤害你的,但是我也不能就这样放你走!」他喘着气小声的说,小母羊因为挣扎,屁股连续的不断的耸动着,正在前所未有的刺激着的少年的神经。伴随着她的悲鸣,他开始认真地一下一下的插弄起来。温暖潮湿的肉缝更紧的夹着他的阴茎,令他觉得如果有机会插小梨的阴户,感觉也不会比他心爱的小母羊好吧! 嗯…..还有那无知的小女孩,奶子也不小了,就只懂翘起屁股叫喊偶像的名字,那刚发育的小阴户让阴茎隔着单薄的三角裤顶着也懵懵的,还埋怨我的精液有怪味!

恍惚间就好像是那女孩在拼命往后耸动着雪白丰满的屁股,然后又左右摇摆一样。跟随着少年更加狂乱的抽插,小母羊低低的鸣叫着,奇怪的是,刚才猛烈的挣扎却是出奇的减少了。「呵….」 少年却忍不住叫出声来,并且开始射精到小母羊的体内。好一会,他才慢慢地把阴茎拔出来,一个轻微,满足的笑容挂在他的脸上。 他轻轻的拍了一下小母羊的屁股,已经变得温顺的小母羊期待的望了少年一眼,又低头啃了一下地上的青草,不知何时她已摆脱了灌木的缠绕。「谢谢你,小东西。」 少年喃喃而语。 突然传来的一个声音使他陷入了一阵混乱。是父亲的声音!他仓促地拉起褪下的裤子,用手扑打沾上的干草。他再次听到父亲的声音,这一次近了很多。「阿仔!你在哪里?」 「爸爸,我在这里!有一只小母羊被树桠缠着,我在设法弄开呢。」「阿仔!你知道吗?当你正在帮这小母羊的时候,其他的羊跑到麦田里呢!」 他的父亲绉着眉在骂他。「你应该吹响号角,好让我来帮你。」 少年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好一会,然后赔罪的抬头看着他的父亲。「对不起,爸爸。我想不到要如此的费力。」他低声的说。他的父亲绉眉了一会,然后耸耸肩笑起来。「总算无事,幸好妈妈当时正在挂衣服晾乾,她看见羊群刚要跑进麦田, 就和我一起将它们赶回草地去了。」 他拍打着儿子的肩膊。「现在快回家吧,妈妈已预备好晚饭,你知道她最不喜欢饭冷了的。」 少年和他的父亲一起赶着羊群到他们住房旁边的羊栏,少年向小母羊投下一个怜爱的目光,有点内咎的微笑了一下,瞥见那被姦的小母羊瞬了瞬她那多情的水汪汪的眼睛,扭着诱惑的屁股走到远远的角落去了。

有了这次经验,少年以后的绮梦中,恐怕终于可以把阴茎插进那些俊俏少女的阴户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