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校园春色  »  性感尤物老师
性感尤物老师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王老師,週末還這麼早出去啊」。

  「王大爺啊,這不是五一要放假嗎。這週末要補課。

  「哦,怎麼沒開車啊。」

  「哎!別提了,昨天下大雨,學校停車場給淹了,車排氣管進水了,等著修呢。」

  「哦,原來是這樣啊。」

  「不跟你說了,我還要趕公車。」

  王大爺看著穿著一身職業套裝,腳登高跟鞋的王老師越走越遠,不禁用手摁了下自己炙熱的下體。小騷娘們,要是能讓我插上幾下,真是死都值了。孩子都上初中了,還這麼風騷。

  我的媽媽叫王越,是一中的老師,天生一張俊俏的天仙臉,一米七的身高格外苗條,兩條美腿有著完美的曲線,沒有一絲贅肉,白嫩光滑,再加上媽媽平常喜歡穿絲襪,這美腿配上絲襪簡直是絕配,不知成了多少男人的手淫對象。

  媽媽原來大學時期是學音樂的,大學時期就不乏大量的追求者,不過後來還是被爸爸娶回了家,後來就有了我,現如今媽媽已經三十多歲,但是由於保養的好再加上會打扮自己給人看上去也就是不到三十,但由於結婚這麼多年,身上又充滿了成熟少婦的氣息。媽媽在外十分注意自己的形象,再加上又有完美的身材所以怎麼看怎麼好看。

  我今年也是初二了,在三中,和媽媽不在一間學校,但距離還挺近。爸爸開了一家外貿小公司,常年外地奔波生意,難得回來幾次。好在媽媽出身書香門第,從小受到好的教育,善良賢惠,把家裡到掃的井井有條,不然換成別人,不知被人說了多少閒話。

  上班高峰期的公交站台一大群一大群的人,看到這麼多人,媽媽不禁皺起了眉頭,媽媽穿了一身的職業裝,想到要擠公交車,選了一條修身的西褲,腳上穿著細跟的高跟鞋腳上穿著細跟的高跟鞋,雖然穿的很保守,但渾身上下瀰漫著成熟少婦的韻味,在人群中顯得格外起眼。。

  「1路車來了」,不知誰叫了一聲。

  人群開始擠向上車口,媽媽看看手錶快要遲到了,沒辦法,一咬牙也只能跟著擠,車門一開,大家更是拚命的擠,媽媽弱小的身體只能在人群中被人擠來劑去。好不容易擠上了車便動彈不得。媽媽心想再也不擠公交車了,真是受死罪了,剛才上車時不知被多少人吃了豆腐,感覺一雙有一雙的大手在自己臀部蹭過,幸虧穿了褲子,不然不知道要被那些臭男人佔多大便宜。

  這時候還有一雙眼睛緊盯著媽媽西褲包裹的翹臀看,他就是小明,媽媽班的學生,和我們家住一個小區,剛才剛出家門遠遠的看見媽媽,就一直在後邊跟著,剛才擠公交的時候,硬擠到媽媽旁邊用手去碰媽媽的豐臀,可是爽了個夠,小明現在在不遠處看著媽媽。心想:好個小騷婦,要是我媽媽該多好,真便宜了小亮那小子,有個這麼個性感尤物的媽媽,今天要是穿裙子多好,能享受一般老師的絲襪美腿,多好的機會,百年不遇的碰到老師坐一次公交車,可惜了啊。邊想著邊不禁用手去摁了摁自己的小弟。

  二十分鐘後,車到站了,媽媽趕緊下了車,大吸了一口新鮮空氣,整理了下衣服,向校門口走去。媽媽雖然學的音樂,但是由於當初分配到學校,學校缺乏語文老師,所以就緊急救火教了語文,這一教就是十多年過來了,現在還是一個班的班主任,走過停車場,看見修理廠的人已經來拉車,昨天的大雨很多老師的車都沒能倖免,保佑快點修好,不用再擠公交車。

「王老師,早上好啊。」一個矮壯老頭跟媽媽打招呼。

  「早上好,張大爺。」

  這個張大爺是學校的燒鍋爐的,膝下無子,老伴早已經死了。媽媽由於人好好說話,所以在學校人緣很好。但是某些男老師可不這麼看媽媽,哪一個都人面獸心的巴不得哪天能把媽媽就地正法。沒辦法,媽媽天生麗質,又一身好身材,要是看見媽媽沒有反應才怪呢。只可惜爸爸長年不在家了媽媽。

  「陸遊是宋朝著名的大詩人,並且又是一位帶兵打仗的將軍」。媽媽站在講台上嚴肅的講著課。

  「小明!小明!」

  睡眼惺忪的小明站了起來。

  「大早上上課就睡覺,下課來我辦公室一趟,站著吧。」

  小明打了個哈欠,都怪昨晚看黃片看到了太晚,竟然批評我,小騷貨,看我早晚有一天把你摁到床上讓你見識一下我的大鳥。現在耀武揚威了,剛才上車得時候還不是被我摸,想到這小明又敢到一身燥熱,剛才老師的屁股真是又軟又圓,真想一輩子摸下去。

  下了課,辦公室內。

  「小明,你怎麼又睡覺,不是第一次了,你看看你的成績都到數了,再不努力,高中都考不上!這樣吧,以後晚上吃過飯你來我家和小亮一起寫作業,我輔導輔導你。」

  「好的!老師。」小明真是激動萬分,想到以後能每天去老師家裡,搞不好能偷幾雙絲襪回來打飛機,頓時一點睡意都沒了。

  五點鐘,又到了下班的時間了,王越收拾好東西往外走,一想到一會又要擠公交車不覺一陣頭疼。

  「王老師,回家啊。」

  媽媽扭頭一看,是教導處的林主任開車過來。

  「嗯對啊,車昨天淹了。」

  「那這樣吧,我送你回家反正我沒什麼事。」

  「那多不好意思啊不麻煩您了。」

  「沒關係,上車吧,怎麼能讓我們學校的一號美女老師去擠公交車啊。」

  媽媽不好意思的低下頭,臉頰泛紅,想到早上來的時候的遭遇,媽媽便不客氣的上了林主任的車,媽媽一上來,頓時一陣誘人的體香就充滿了整個小車,林主任心中一陣蕩漾,斜眼一看你,透過露出內衣的縫隙,一對傲人的乳峰,差不多有36F罩杯,肩膀處黑色的乳罩吊帶都漏了出來,再往下看,媽媽斜腿而坐,西褲下露出水晶肉色絲襪的小腳面,林主任一舔嘴唇,真恨不得上去就舔幾口,要不是理智還在,估計林主任上來就把媽媽給正法了。

  「你在哪裡住啊,王老師。」林主任問道。

  「再光明路與海潤路的交界處。」媽媽說道。

  「真巧啊,我也住在海潤路不遠,還挺順路的。」

  「真是謝謝您了,林主任。」媽媽笑著說道。

  「沒關係啦,照顧一下下屬也是應該的嘛。」林主任呵呵一笑「怎麼沒讓你丈夫送你啊。」

  「唉!他啊,常年在外做生意,一年難得回家幾次,我怕是很難享他的福嘍」說到爸爸,媽媽不禁心頭一陣惆悵。說起來爸爸又有兩個多月沒回家了。

  「是這樣啊,那這樣吧,反正也順路,這幾天我就接你上下班吧。」

  「不用啊,林主任。」媽媽急忙說道,「那太麻煩了,我坐公車就好了。」

  「不要這麼客氣嘛,小王,都一個學校的,我比你年長十幾歲,作為上級關心一下也是應該的嘛。」

  媽媽感激的看著林主任,笑著說,「那真是太感謝您了,林主任。」

  林主任又和媽媽聊了幾句家常,「前面就到了,再前邊小區門口停下就好了」。

  媽媽說道,「好的。」

  林主任緩緩停下車。

  媽媽拉開車門嫵媚的笑著對林主任說,「謝謝您了,林主任改天請您去家裡坐坐。」

  林主任激動的笑道,「好啊,明早再見,小王。」看著媽媽的扭著豐滿的翹臀離去,林主任趴在媽媽做過的副駕駛座位上用力的聞了聞,真香啊,林主任閉著眼享受這短暫的時刻。

  想到媽媽說爸爸不在家,林主任咬牙切齒的自言自語,「反正這幾天都要接你,一定要找機會享受一下你那小穴,我的小美人。」

  「媽媽,你怎麼這麼快就到家了,沒有坐公車嗎?」看著媽媽開門進來,我看著電視隨口問道。

  「哦,學校的老師正好順路接我過來的。」媽媽便換鞋邊說。

  我斜著眼看著媽媽裹著水晶絲襪的小腳,真是嫩白又光滑,心想,等會媽媽換下來,一定拿來去打飛機。媽媽換好衣服去做飯。有這麼個媽媽不知道是我的幸事還是不幸,守著這麼個美女性感又不失清純,每次跟媽媽走在大街上,看著路人羨慕的眼光,我心中就一種自豪感油然而生。

  不幸的是,這麼個尤物是我的媽媽,天天守著,對於處於青春期發育的我太是一個考驗了,可以看卻摸不得,上不得,每次看日本大片,都幻想著女主角是媽媽,幻想著自己把媽媽壓在床上,不顧媽媽的反抗去舔媽媽穿著絲襪得小穴,然後挺著自己的鋼槍在媽媽的求饒中插進去,一陣酥軟………

  「亮亮,吃飯了。」媽媽在廚房中喊道,打斷了我的意淫。

  「快點吃,等一會小明要過來寫作業。」

  「啊!」我不禁暗喜,早上碰到小明說又下了幾部大片,週末給我,看來今晚小明就可給我帶來了,心中歡喜不禁的加快了吃飯速度。媽媽正在刷完,小明就來了。

  「王老師好。」小明朝著廚房喊道。

  「小明啊,你先跟亮亮寫作業,老師收拾完過去檢查。」

  我就和小明轉進了我的臥室「快快快!給我帶來沒,我急不可耐的說道。

  「看把你猴急的!給,小明把U盤給我,最新的絲襪大片,還是教師系列的。」

  「真的啊!你真厲害。」我和小明都有一個共同的愛好就是喜歡女人穿絲襪,那種可看而不可得的朦朧美實在是太讓人享受了。

  我和小明正在邊寫作業邊討論著是黑絲性感還是肉絲性感,媽媽推門進來:「你們先寫作業,我去洗個澡,一會回來檢查。」,說完走了。

  聽到媽媽要洗澡,我不禁坐不住了,往常每當媽媽洗澡我必然要走到洗衣筐那,拿著媽媽剛換下絲襪,上邊還保留著媽媽淡淡的體香,由於媽媽很少走路,大多數開車,所以根本沒什麼異味,然後套在雞巴上擼幾管,那真是一天中最享受的時刻。可是今天小明在,怎麼辦呢?想到這不禁覺得小明太礙事了。小明這時候也坐不住了,本來來我家學習就是個幌子,而是想趁這個會能多看幾眼媽媽這個小騷貨,大飽眼福,運氣好還能偷幾雙絲襪回去打飛機。現在正是個好機會啊。怎麼找個藉口出去呢。

  「小明,我去樓下地下室拿點東西,你等我一下啊。」我一本正經的說道。

  「好啊。」小明不禁心中狂喜,這正是個好機會啊!

  說完我拉臥室門出去,走到門口故意開門關門,然後踮著腳往浴室走去,洗衣筐就在浴室門口的台上,媽媽每天都把換下的衣服放在哪。在洗衣筐亂翻一通,一天水晶肉色連褲襪被我拿起放在鼻尖閉著眼忘情的問起來,就是這種味道,媽媽平常不怎麼用香水,之所以這麼香,就是那種特有的誘人的體香。聞過一會解開腰帶拿出我那早已忍耐不住冒著青筋的大雞吧套進了絲襪。

  這時我突然想到媽媽今天不是穿的褲子嘛,媽的,穿褲子還穿連褲襪,真是專門為我預備的啊,頓時一陣熱血衝上了頭腦,這個時候色慾充滿了大腦,不管什麼母子關係,套弄的裹著絲襪的雞巴,忘情的擼了起來,「啊……啊!媽媽,媽媽給我插給我插,啊!啊!」幻想著和穿著絲襪的媽媽纏綿。

  這個時候小明也沒閒著,聽到我走了,他飛快地走出書房,走到緊關的媽媽的臥室前,推門而入,一股誘人的香味撲鼻而來。小明提鼻子一聞,這麼誘人,差點沒射出來。

  「媽的,真是個尤物,騷貨」,咬牙切齒的罵著。

  然後,輕輕地拉開媽媽的衣櫃開始尋找戰利品,拉開衣櫃裡邊全是各種衣服,媽媽很愛美的,每天的衣服基本上都不重樣,所以很多衣服。裡一個大抽屜,滿是媽媽的胸罩內褲擺在裡邊,小明拿起一個鏤空的蕾絲黑色乳罩。

  「媽的!36f,果然不出我所料,還買這麼性感的情趣內衣,真是個騷貨。」便拿起一個只能遮住小穴的繫帶小蕾絲內褲放在鼻子上聞,邊打開另一個抽屜,裡邊全是媽媽的各種平常穿的絲襪,小明趕緊放下內褲,拿起一個黑色連褲襪掏出黝黑的大鳥套弄起來。

  這邊的我幻想著和媽媽做愛,很快就要射了,趕快拿開絲襪,扯了張紙巾,射在了裡邊,我可不敢射在絲襪裡,被媽媽發現了就摻了。收拾好準備走到門前假裝回來。這時候路過媽媽臥室,發現門虛掩著,透過縫隙看見小明證閉著眼仰著頭哼哼……的叫著,地下拿著媽媽的黑色褲襪放在黝黑的粗滾得雞巴上套弄著,胸前毛茸茸的全是黑毛。

  哇,好大,這個時候我首先注意到的居然是小明的大鳥,比我足足大一半多,看來小明這強壯的身體真不是假的,跟他比我差多了。猛地一想,草!竟然那我媽媽的絲襪幹這種事,我怒氣沖沖的推門進去「小明!」大聲一吼一聲。把小明嚇了一跳,怔了一下,看見我,大雞巴,裡吧下的縮了回去。

  「你在幹嘛?」,我怒氣沖沖的質問他。

  小明顯然嚇壞了,趕忙說:「我……我……對不起」,小明支支吾吾的低下頭。「我不是故意的,你也知道你媽媽實在是太性感了,我做夢都想幹她,每次手淫都幻想著和你媽媽穿著絲襪做愛,饒了我這一次吧,亮亮,我錯了。」

  正說著,浴室裡的沖水聲停了,看來媽媽要洗完了,我趕緊說,「趕快收拾「」好。」小明慌亂的把黑褲襪放進抽屜了,拉上櫃子門,跟我回到書房。

  我依舊怒氣沖沖的看著小明,小明低著頭不敢說話。看著小明這樣,我心軟了下來,大家都是一樣,都是男人,連我這個兒子都對媽媽浮想聯翩,何況小明。我一擺手:「算了,下次不要這樣了」。

  小明趕緊感激的說,「謝謝!謝謝!」

  這個時候媽媽穿著一套真絲黑色睡衣走了進來,雙手還用毛巾擦著濕漉漉的頭髮。媽呀!這睡袍我也是第一次見媽媽穿,真他媽性感,黑色吊帶,小便睡裙也是剛到膝蓋,嫩白修長的小腿肚,白皙的小腳穿著涼拖,上邊36F的大奶早已搖搖欲墜的頂著睡裙想要破群而出,渾身還冒著剛洗完澡的熱氣,簡直就像仙女一般。再看看小明,眼都直了,估計要不是我在,小明早已經衝上去把媽媽摁倒在地了。

  「小明,一會寫完作業就回去吧,老師今天累了不想檢查了,明天再來。」媽媽懶洋洋地說。

  「好的老師」,小明總算緩過神來,眼睛還在頂著媽媽那高傲的乳峰,配上這黑色真絲睡裙,簡直就無法用尤物來形容了。

  回家的路上,小明還在想著媽媽那乳峰,還在想著拿媽媽黑褲襪套弄時的前所未有的快感,「不行」,小明咬牙切齒地說到:「豁出去了,一定要好好嘗嘗這小騷貨,死也值了。」

  「亮亮,媽媽先走了,飯在鍋裡蓋著,趕快起床,不然要遲到了」。

  「好啦,知道了。」我懶洋洋的說道。

  我和媽媽在不同學校,但我們學校上課比媽媽晚半個小時,所以每次都是媽媽做好飯先走。躺在床上想想昨晚發生的事,不禁心中一陣蕩漾。

  「王老師,這裡。」

  媽媽看過去,只見路對面林主任激動地朝著自己揮著手。

  當媽媽從小區門口出現的那一刻,林主任愣住了。

  只見路對面的媽媽穿著灰色的胸前帶捲花真絲上衣,下面穿著白色的緊身裹臀短裙,水晶透亮的黑色絲襪包裹著光滑的小腿,既性感又神秘,腳上蹬著乳白色的高跟鞋,挎著白色的手提包,大大的巨乳在上衣的包裹下搖搖欲墜,隨著媽媽走路而一顫一顫,伴隨著噠噠噠……的高跟鞋聲向路對面的林主任走來,這個時候林主任都已經看傻了。倚在車門盯著媽媽走過來邊一動不動,下體已經不自覺地撐起了小帳篷。

  這個時候馬路對面媽媽也注意到了林主任的眼神,從他那炙熱的眼神中,媽媽看到迸發出的是男人的慾望,媽媽不好意思的臉頰緋紅,側低著頭走過馬路,不敢與林主任正視。

  心想:難道是自己今天穿的太性感了?想到今天不用技公交車,於是毫不猶豫的穿上了裙子,還選了一雙當初丈夫從美國帶回來的水晶黑色連褲襪,看著鏡中的自己,連自己都驚歎於自己的完美身材,只可惜丈夫不在身邊,自己心愛的人無法欣賞自己的裝扮,想想就感到心痛,只可惜心中無盡的憂愁無處述說,想到這裡不禁又開始盼望丈夫能早日安頓下來陪自己。

  走到車旁,林主任還在發愣。

  「早上好,林主任」,媽媽輕輕地叫了林主任一聲。

  「好……好……王老師,早上好。」林主任緩過神來,尷尬的搓著手笑道。

  「真麻煩您還要來接我,耽誤您的時間了。」媽媽歉意的說道。

  「沒關係,應該的,應該的。」,林主任急忙笑道,「王老師今天真是漂亮啊,簡直比電視上的大明星還要漂亮,能有你在一中,真是我們一中的福氣啊。」

  「呵呵」,媽媽不好意思的笑道,「您可真會說話,林主任」。

  「趕快上車吧,王老師。」,說著林主任連忙打開車門。

  媽媽笑著俯身坐了進去,咦,就在林主任關門的一瞬間,媽媽看到林主任的下體支起的大帳篷,頓時媽媽臉頰泛起一絲紅潤,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林主任啟動車駛向學校,一路上林主任都在心不在焉的斜眼看媽媽裙下露出的半截大腿,在超薄黑色絲襪的包裹下,格外的性感,看上去就光滑無比。

  雖然在學校也見這個小騷貨穿過這麼性感,但這麼近距離的接觸還是第一次,聞著媽媽淡淡的體香,邊欣賞這媽媽的美腿,林主任哪還有什麼心思開車,心裡一直盤算著怎樣才能把媽媽搞到手。

  這時候媽媽還是低頭臉頰粉紅的靜靜地坐著,不好意思的說話,媽媽還是第一次見除了爸爸以外的人的生殖器,雖然隔著褲子,但媽媽還是感覺十分的尷尬,這個時候媽媽也很矛盾,既歡喜自己這麼裝扮能引起男性的慾望,對自己充滿信心,另一方面,沒想到每天嚴肅的林主任竟然看到自己會想那些事情。

  唉,善良的媽媽絲毫沒有從學校老師眼中看到他們對自己的慾望,在天真的媽媽眼裡覺得那更多是關懷,哪裡想得到每個男老師看到自己都迫不及待的想把自己正法。

  兩個人就這麼靜默著,媽媽尷尬的將手放在大腿上上下婆娑著,看到這一幕,林主任差點沒射出來,對於這些男人來說,媽媽的每一個動作都能引起他們無盡的性慾,而媽媽現在的動作無異於猶如自摸一樣。

  突然一個急剎車,媽媽沒有做好猛然向前一伏,在這一瞬間林主任通過上衣的猛然擴大的間隙看到了媽媽的乳峰,性感的蕾絲黑絲乳罩包裹著,但還是露出大半。也就是在這一瞬間,林主任把我不住自己,射了出來。

  坐在講台上看著底下的學生寫著作文,媽媽浮想聯翩的想到早上的事情,在下車的時候,媽媽又無意中看到林主任的褲襠處竟然是潮濕的,由於林主任穿的淺色褲子,潮濕又更顯得明顯,難道林主任射了,媽媽想到謝謝不禁又臉頰泛紅。

  哎呀,自己怎麼會想這些庸俗的東西,真是噁心,不過一想到林主任單單看到自己就射了,女人特有的優越感和虛榮心還是讓媽媽感到一陣自豪,不過林主任還真是個老流氓,不正經。真是個廢物只是看看自己就這樣。

  不過又想到自己的丈夫不也是這樣嗎?當初第一次尋歡,丈夫還沒插進來就射了出來……想到這些,林主任在媽媽心中的形象一落千丈,跌到谷底,心想自己的車快修好。

  此時此刻,在講台下邊,坐在第一排的小明正盯著講桌下媽媽的黑絲美腿意淫著,看著媽媽的兩條交叉的黑絲腿輕閉輕合的變動著,小明的心也跟著一顫一顫,心裡祈求著能再張大點。

  這個時候小明的同桌李明也沒閒著,掏出手機正放在桌子下一張一張的拍著媽媽的黑絲腿,豈止是他們倆,這個時候全班的男生無一不意淫著講台上這個性感尤物。

  對於出於青春發育期的這些小孩子來說,講台上的媽媽簡直就是天仙一般,媽媽的每一個動作都讓他們意淫著,每個人都想著自己把媽媽壓在身下,摁著媽媽的乳峰在媽媽身上馳騁著,去征服這個性感的騷貨。

  唉,媽媽哪裡想得到,台下這群在她眼裡天真無邪的小孩子,竟然在這樣意淫她。

  媽媽提著暖壺往學校後邊的鍋爐房走去,學校的桶裝純淨水已經好幾天沒有送水了,沒辦法,媽媽平常喝水就多,才保持住這水嫩的皮膚,只有去後邊鍋爐房找張大爺打一壺水,自從學校配備了飲水機,已經很久沒來張大爺這裡了,遠遠的看去,張大爺正躺在鍋爐房門邊的躺椅上曬太陽。

  「張大爺,我來提壺水。」,媽媽笑呵呵的說到。

  「張大爺見媽媽來連忙起身,快來來,我給你接水。」張大爺熱情的招呼著這個他眼裡的性感尤物,張大爺接過水壺說:「你在門口等會,裡邊髒,於是轉身進屋接水。」

  媽媽站在門外,突然感到一陣眩暈,壞了,肯定是早上沒吃早餐,低血糖這老毛病又犯了。正想著,媽媽顫顫悠悠的有點站不穩,正在這時老張頭提著水出來了,見媽媽有點站不穩,趕忙放下水壺快步走過來,「王老師,你怎麼了?」

  這個時候媽媽終於站不住了俯身要倒。

  老張頭一個快步正好接住媽媽將媽媽摟在懷裡。

  「王老師,王老師,你怎麼了?」,張大爺著急的說道。

  媽媽一點反應也沒有,老張頭正在猶豫要不要叫人,突然腦海中想起來原來聊天時聽嗎媽媽說過她有低血糖,難道是低血糖犯了。想到這裡老張頭渾身一震,真是天助我也。

  老張頭看著懷裡媽媽的俊俏的美貌,那吹談可破的肌膚,這輩子都沒想過還有機會能這樣接近這個小騷貨。邊想著邊把媽媽往裡屋走去。

  看著懷裡的媽媽,老張頭早就忍受不住,擡起自己粗糙的老手就往媽媽的美腿去,真滑啊,此時的老張頭色慾沖頭,已經陷入瘋狂狀態,一隻手在媽媽的美腿上婆娑,追求著快感,同時也低下頭將老臉壓向了媽媽的乳峰。隔著真絲上衣,老張頭瘋狂的在媽媽的乳峰上摩擦,手也開始逐漸的從媽媽的大腿外側開始向媽媽的大腿內側用力的搓摩。

  擡起頭,老張頭開始仔細的觀察媽媽俊俏的小臉,翹翹的鼻尖,櫻桃粉紅的小嘴,一對誘人的柳葉眉,緋紅的小臉蛋,老張頭兩眼充滿了血絲,伸出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