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庭乱伦  »  家变
家变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深夜十一时,甘志光在深圳搭夜车赶抵故乡,披星戴月急赶回家。

他和内地的太太伍淑慧已半年没见面了,为了使她惊喜,他故意不告诉她今天从香港回去。

到家了,推门而入,屋内静悄悄,客厅却有灯光,灯影下一男一女在喝酒,两人都半醉了。

他的兴奋仍未消失,正想上前拥抱太太,但当距离大约五步时,不禁惊呆了,她半醉的表哥正伸出一双手轻揉她的乳蒂,她半惊带笑甩开站起来,夸张地摇动屁股入房。

他突然止步,跌坐地下,几乎晕倒了!

约二十秒左右,他咬牙切齿起来,小心翼翼爬入客厅再爬入睡房,躲在一张单人沙发后面。

「不要啦!表哥,我已结了婚,也有一个孩子了!你……不要……啊……。」

他偷看之下,太太下身赤裸,她表哥已全裸了,他一手抱住她的腰,以阳具轻磨她的下身,她身向后仰,被他脱去白背心,一对雪白坚挺的乳房左摇右摆,跳动不已!她表哥两支手把玩她高挺的胸脯,握至几乎射出乳汁来。

随着她的浪笑紧抱他,和他热吻。

突然间她发冷似地抖动一下,他知道姦夫的淫具已插入太太阴道内了!表哥拚命吸吮她的豪乳,每吸一下,她就震动一下、低叫一声,另一支大奶摇动不止。

而他的两支手合抱她一个盛臀,下身拚命前进摇动,操得她的水蛇腰快摇断了,沉甸甸的乳房狂舞起来,她发出刺耳的尖叫:「不要……要……好劲!好……我死啦……噢……呀……」

姦夫在兴奋的狂操之中发洩……淫妇也在呻吟的高潮之中带着战慄的兴奋全身抽搐起来,不能自制地乱动,摇曳了他的阳具,精液射满她雪白肥美的胸脯,射到她的红脸上和张开的淫嘴上。

她怪叫着跌躺在床上,如死尸般不动。

而那姦夫,他的丑陋的阳具竟像救火的水喉般狂喷出大量秽物,甚至射到躲在沙发后面的他!

甘志光大惊醒来,他又发了恶梦!他心中有条刺经常隐隐作痛,他常问自已:「太太怀孕了,孩子是他的吗?」

记得上次回乡,只住了两三天,不久淑慧就来电说她有了孩了。

两三天固然有机会使她怀孕,但他回去时,淑慧的月经刚去,是安全期,而女人的排卵期是月经前的十四天呀!

「孩子不是我的!」他常自言自语。

但有时他又认为必须相信他太太,因为他五岁的女儿和他一模一样,此刻正睡在地上、他的身旁。

甘志光点上一支烟,想起刚才的梦,想起每次回乡总见到她的表哥,和邻居多疑怕事的眼神,他的心又一阵狂跳了。

此刻,他的床上睡着一个女人,三十岁的李太太,她和丈夫吵架被打,躲到他家中来了。

李太太是他的同乡兼邻居,以前也试过两次在他床上睡,他连偷看李太太一眼都没有,因为,他也有个好太太、有个听话的女儿,但现在,甘志光看一眼床上熟睡的李太太,竟会心中狂跳!

他站起来,走近床,竟骛异于她原来相貌并不差,特别是她肥大结实的屁股,和两支成熟多汁的大木瓜!

当她火山般高耸的胸脯随她的呼吸而起伏时,他的是非根竟坚硬如铁了!

她像一个小偷当场被捉住,吓得想逃出屋外。

他全身发滚,狂喝了一罐啤酒,变得热血沸腾,不能自制地脱光衣服,亮起了床头灯,小心翼翼地拉下李太太两条裤子。

甘志光动手解她的衣钮,一粒、两粒、三粒、四粒。

他的心跳也山每秒七十下升至一百二十以上。

哇!一对二十六寸足球般结实浑圆的豪乳起伏着、震动着!

他轻揉乳蒂,李太太不自然地扭动了一下,伸一下懒腰,醒来看见了他,惊恐得眼珠快要跳出来,正想尖叫,马上被他一手按住口,压到她身上。

李太太疯狂挣扎,甘志光一手握住阳具狂插,但不能成功。

她两支手猛打他,使她上半身一对成熟的蜜桃骚动起来,如海面翻起巨浪。

他捉住李太太两支手反按在她的身旁,她狂叫起来,甘志光马上吻住她的嘴,又一阵猛刺,却在她两脚的乱踢中又失败了。

他改为啜她的奶,轻咬她的乳蒂,李太太无限恐惧地叫道:「你疯了吗?……快放开我!」

他放了李太太双手,大力握抓她的巨胸,痛得她尖叫,又再攻城。

李太太又打他,声音却颤抖了:「不要……不……要……呀!」

她打他的手也越来越没有气力了。

甘志光再狂吻她,李太太左闪右避,最后四片嘴唇相印了,她发出浓浊的呼吸声。

突然间,李太太像水中一条鱼被电电中,全身抖动了几下,不动了,流下了眼泪!

甘志光大惊问:「你怎幺啦?」

李太太恨恨地白了他一眼,甘志光猛然发觉了,原来他那粗长的阳具已插入她的阴道内了。

如果没有淫水,他又怎会成功?李太太是春情勃发了!他大喜,自打嘴吧,说了不少甜言蜜语,手摸遍她全身、嘴吻遍她全身,下身大力冲刺。

李太太不哭了,她呼吸急速,全身像条蛇般扭动了,她甚至用两支脚交缠住他的脚了。

她脸上发出便秘似的痛苦呻吟,两支玉手在他背上乱摸,上半身和大屁股不时上挺又落下,速度逐渐加快,以至两支大木爪狂抛!

她闭上了眼,时而张口喘息、时而紧咬嘴唇、时而粉脸红如便秘!而他也向着她狂操,他向李太太射精了,两个人互相抱紧、互相拥吻,直至静止。

当甘志光在她身旁躺下时,听儿了李太太的哭泣声。

他像一支失去常性的疯狗在乱咬人之后被注射镇静剂,惊异于自巳竟会做出如此禽兽的行为!

他不明白?真的不明白!李太太的哭声越来越大,甘志光又惊又怒,拿了一把菜刀大喝道:「不要吵!我该死!好,我斩死自己让你看!」

在他想自斩时,李太太马上止了哭声,抢他的刀大叫:「不要!」

甘志光弃刀于地,失常地大哭道:「我乡下老婆偷汉子,怀孕了……」

他的哭声反使李太太按住他的口,她不无幸灾乐祸,露出得意的微笑,温柔的目光即表示她已原谅了他。

「你老婆偷汉子,你就搞我吗?」

「我不知,但你如果不是想勾引我,怎幺肯睡在我床上!」他的话使李太太震骛而哑口无言,她痛恨丈夫好赌,时常打她,也在外面玩女人!

「我去其他地方睡,他都不理我,这种老公没有用!我早就想离婚,但为了两个子女……这次我一定离婚,你要不要我!」

不久之后,李太太的丈夫因犯法而入狱,她带同两名年幼子女搬去和甘志光同居。

几个月后,甘志光在内地的太太伍淑慧产下一个男孩,叫他回乡看儿子。

而李太太彭美美日夜中伤伍淑慧,要甘志光和她离婚。

甘志光带着複杂的心情回乡,乡亲们恭贺他多了一个男丁。

他也看不见太太表哥的蹤影,而伍淑慧对他热情如火,特别到了晚上,身穿性感透明睡袍的她,一对三十六寸乳房更饱胀而红润,似乎大了四分之一,沉重得轻微下垂,连她说话也有吃力之感。

产后不久的她,艳光四射,含情带笑,欲语还休。

她对他像熟悉又似陌生,不时脸红心跳,身体发出阵发性神经质的震动,引发她的巨乳也抖动了!

他感到无比兴奋和幸福,看一眼小床上熟睡的儿子。

淑慧走近,两支大奶横扫他肩膊,说道:「儿子真像你,尤其那鼻子,你看!」

的确不错!甘志光性急地拥吻她,快速脱光了她,接触到她丰满胸脯的弹性、重量和热力,迅速剥了裤子,拉她上床,自己仰躺在下面,淑慧正想爬到他身上,却被他捉住头向下推,以火棒刺入她的口腔内,在她发出咯咯的笑声时摸她柔软的秀髮、幼滑的蛋脸。

在手指捉住她的乳蒂时,她的水蛇腰扭动一下,乳房抖动,如两条大鱼在水中被摸到又滑走一般。

他更冲动了,大力摸握水蜜桃,想发洩时她却溜走了,到房尾的厕所小便。

甘志光庆幸没有发洩,在床上等太太,过了五分钟她仍未回,忽然起了疑心。

他赤裸悄悄走近洗手间,那是和睡房相连,没有门,他看见风骚性感的太太正和一个男人站着性交,那人一定是她的表哥!

他怒不可遏,冲进去,但是,那男人却消失了。

伍淑慧慌张地站起来问:「什幺事?有贼吗?」

刚才太太红杏出墙的幻觉,使甘志光想起几个月前趁李太太熟睡佔有她的剎那,在自己可能戴绿帽和他给别人戴绿帽的矛盾心情中,他产生了一种奇异的变态兴奋,马上一手抱淑慧的腰,另一支手握住阳具插入她的阴道内。

她惊呼一下道:「这是厕所呀!」

但他更兴奋了,两支手扶住她的大屁股狂插,插得她一对豪乳狂跳,而她也逐渐淫性显露,抱住他热吻,一对巨乳压迫得他透不过气来。

当她的高潮来临,急得全身骚动,手向他的背乱摸,当她玉腿震动而推开他的口喘息时,他已开始射精了,拚命要吮她的奶,如饥饿的婴儿。

空虚的她大力地摇动上身,两个大肉球跳来跳去,使他无法啜她的奶,而她却以饑渴的口想和他接吻。

两人紧张到极点,一吻之下,他也逐渐排泄完,十指力抓她的乳房。

这次的回乡,甘志光相信了太太的清白,乡亲们都说儿子像他。

伍淑慧要求申请来香港,甘志光认为单程不易批准,没反对。

在他返回香港时,李太太彭美美笑问他有没有和太太离婚?他说没有。

两个人吵了架,美美说:「你只能要一个女人!」

他生气道:「你叫李太太,还有丈夫!」

她冷笑说:「是谁强姦了我?是谁霸佔了别人的老婆?」

他们吵了几次架,但他们同睡一张床,彭美美一方面色诱他,另一方面却在做爱时说条件。

逐惭地,甘志光疏远了内地的太太,半年没回去,并且重新怀疑她的红杏出墙、儿子不是他的亲骨肉!

有一天,伍淑慧突然带同一岁儿子以双程证来港,和彭美美大吵一炀。

甘志光在彭美美的逼迫下,向太太提出离婚。

伍淑慧认为丈夫已变了心,要四十万元分手费。

事情并未解决,两女一男同住一间二百尺房子,晚上甘志光和彭美美同床,美美的一对年幼子女睡地上的一角,伍淑慧和她五岁女儿及一岁儿子睡地下的另一角。

有一天晚上,两个女人又吵起架来,甘志光一怒离家,到球场喝啤酒。

他问自己:「太太淑慧究竟有没有偷汉呢?

「当然有啦!」头脑中有一个声音说。

他想了又想:那次和李太太做爱,是因为她和丈夫吵架,因为她睡在他的床上,他忍不住侵犯了她。

任何一个男人都会的,乾柴烈火呀!那幺淑慧长期一个人独守空房,又怎能忍受寂寞呢?

即使可以,假如她的表哥强行侵犯她,好像他强行剥光彭美美和她做爱一样,她可以抗拒吗?

甘志光带醉回家,内心充满恐惧和憎恨!入屋时,两个女人、四个小孩都入睡了。

淑慧住了几天,为免刺激她,他不敢和夫丈亲热。

但今晚,他巳决定和那贱女人离婚了。

他悄悄脱去床上彭美美即李太太的衣服,压到地身上。

想起她坐监的丈夫,想起第一次向她霸王硬开弓,无比兴奋,阳具马上插入李太太的小洞内。

美美醒来,白了他一眼,充满了惊喜。

她知道这男人已完全属于她了,因而她未有高潮便大叫呻吟,目的在吵醒地上的伍淑慧,向她示威。

地上的伍淑慧早已醒了,却在诈睡,但她的泪水已忍不住涌出来了!

甘志光大力握捏李太太的大木瓜,狂揉乱吻她。

她在狂笑中说:「你现在相信你老婆偷汉子了吗?相信那一岁小孩是野种吗?你一定要和那贱女人离婚!」

他没有回答,即等如回答了,他说:「我爱你!」然后托起她的腰,发疯似的向她狂操,大力咬李太太乱跳的豪乳,扭吻她的小淫嘴。

李太太惊恐而兴奋地尖叫狂笑,呻吟声连附近几个公屋单位的人都听见。

忽然间,甘志光力尽发洩了,「呀」地大叫了一声,躺在地上的甘太太,在丈夫的叫声中如被刺一刀。

她起来,迅速拿了菜刀向丈夫狂斩,甘志光惨叫而鲜血直冒,叫彭美美逃走,彭美美逃出屋外,伍淑慧追上。美美大叫救命,手臂中了一刀,两个人纠缠在一起。

邻居抢去伍淑慧的菜刀,一班人入屋查看时,甘志光巳因失血过多死了。

伍淑慧也晕倒,而彭美美则呆若木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