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妻少妇  »  阿珠
阿珠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五年前发生在我身上的一件事,说起来好怪,但也令我十分回味。女方是一个三十岁上下的妇人,她就是叶太太,人皆称之『珠妈』。珠妈有一个女儿,虽然大约只有十五六岁,却生得既成熟又惹火,我之所以认识珠妈,也是因为她的女儿阿珠。

那一次去松江新桥开洗头店的超哥那里,老朋友超哥对我说:「阿昆,我知道你对于外面的小姐一直是没什幺兴趣的,但目前有个小妹妹,她第一次出来做,说是想赚几百块买衣衫,我可以向你保证,她比鲜鸡蛋还新鲜,不知你有没有兴趣见见她呢?」

我好奇道:「这小妹妹就在附近吗?」

超哥道:「不错,她刚刚来我这里,说是有客就做,无客就走,不如我现在就叫她入房吧!」我正犹豫不决之际,超哥已经边走边说:「信我吧!没介绍错的!」

不一会儿,突然停电。然而在黑暗中,超哥仍然带了一个女孩子来,他对我说道:「昆哥,她就是阿珠。真不好意思,可能是电力故障,我去打电话问问,你们摸黑玩一会儿吧,或者另有一番情趣哩!」说完,阿超很快就把门关上并离开了。

超哥没有说错,摸黑的确另有一番情趣,而且这次如果不是摸黑,我极可能会临阵退却。因为心理上的原因,我往往会面对太年轻的女孩子产生不举的毛病,以前有个在医院的小护士叫瑞儿,我俩很投缘,但好几次我把她脱光了,压在她的肉体上肉棒就是硬不起来,而在平时我和她在一起不脱衣服的情况下抚摩,可以硬他个半小时一小时,所以我和她有缘无份。

这时,我听见阿珠脱衣服的声音,接着她赤裸裸地向我投怀送抱。我摸到她的身体的时候,觉得她娇小玲珑,然而肌肤滑美可爱。可能是第一次摸黑玩女人吧,本来慢性的我一时竟迅速冲动,大肉棒也兴致勃勃地碰触到阿珠细嫩的裸体,更加蠢蠢欲动,我很快地脱下了自己的衣裤。

阿珠乖乖地任我摆布。为了方便插入,我把她的娇躯横陈在床前,举起她的双脚,把阳具往她的阴部凑过去。阿珠十分配合地伸出手儿,她捏着我的肉茎,把它的头部对準了自己的阴道口,我轻轻一推,却插不进去,只好用力一挺,果然就硬进去一小段,然而阿珠也浑身一振。我连忙问道:「怎幺啦?是不是受不了呢?」

阿珠低声说道:「没什幺,你放心插进去吧!」

于是我努力地把长十二公分的肉棍往她的阴道深处推进,然后频频抽插,由于阿珠的肉洞实在紧迫,我支持了三分钟的时间就在她肉体里一洩如注了。

就在这一会儿,电灯突然重放光芒,而我的阳具还硬硬地紧插在阿珠的阴道里。灯光下阿珠含羞答答,不敢正视。我把阳具缓缓退出她的肉体,突然发现落红片片,于是惊奇地问:「阿珠,难道你还是第一次?」

阿珠点了点头道:「是的,我因为怕超哥不接受,所以没敢说出来。」这时,我才看清楚阿珠的模样,想不到年纪轻轻,样子又生得这幺清纯美丽,竟然就出来出卖自己的肉体了,心里突然有一阵酸意。再和她谈几句,原来阿珠为了跟母亲不和的原因,就在一气之下,变成失蹤少女。阿珠现在暂居女同学家中,为了解决燃眉之急,只能出卖肉体。这种事情,在上海每日都有发生,我只是偶然之下才遇到故事中的主角吧!对于阿珠所说的,我半信半疑,于是问阿珠:「你说同阿妈不和,然则,你爸爸又怎样呢?」

阿珠说:「我从小就没有爸爸,就由阿妈养大的!」

「既然这样,你更不应抛弃阿妈!」我理直气壮的把她教训一顿,然后。由袋中拿出两张百元钞票给她,说道:「阿珠,你还是快回去吧!你太幼稚了,这种地方不是你应该来的,你不可以再到这种地方了,今天如果不是刚好遇上停电,我绝对不忍心破坏你处女的肉体。况且,你妈妈一定很着急哩!」

结果,阿珠垂头丧气地走了,而事情亦告一段落。

世事真奇怪,直到一个星期后,我偶然去南广场找朋友,回来时在地铁站竟有人和我打招呼。我抬头一看,竟是一个女孩子,身边还站着一个年约三十岁左右的妇人,这妇人和她极相似,相信可能是她的姐姐。我怔了一怔,觉得这个女孩子很面善,但一时间又想不起在什幺地方见过她?后来才赫然记起,她就是那个自称离家出走、又在那一夜被我开苞的少女阿珠。

上次见阿珠,她年纪轻轻,却打扮得非常性感,窄脚裤、白短T恤,显得前突后突。而今,改穿了蓝白色的校服,看起来像个学生妹。

阿珠介绍曰:「这位是昆叔,我讲过给你听的那位?她是我妈妈。」

我笑着说道:「你好!我怎样称呼你呢?」

「你叫我珠妈好了!」她很大方的和我握手。

如此这般,大家就交换了手机号码。

两天后,阿珠打电话来说道:「昆叔,不好意思,有件事好想你帮忙。」

我问道:「又是为了钱吗?你可别把我和你上床的事告诉你妈妈啊!」

阿珠道:「我没有告诉妈,也不是要钱,你可以请我喝杯咖啡,慢慢再谈好吗?」

对于这个比自己小二十几岁的小妹妹,倒有几分好感,于是应约。见面后阿珠立即开门见山说:「昆叔,如果我讲出来,你千万别好笑我呀!」

我点了点头。阿珠便说道:「是这样的,你见过我阿妈啦!我想介绍你做她的男朋友,不怕失礼讲一句,我没有爸爸,阿妈是好寂寞的,以前我不知,所以怪错了阿妈,可能她是由于没有男朋友,才搞到心情烦燥,向我又打又骂。」

我哈哈笑道:「你想给阿妈做媒人?」

阿珠红着脸说道:「不是做媒人呀,而是我希望阿妈快乐一点,如果她得到一些关怀和滋润,一定会活得快快乐乐!」

我说道:「但是我们也曾经有过肉体关係,这样做怎幺说得过去呢?」

「这个我也知道,但是这事你知我知,阿妈并不知。那天碰头之后,她不断提起你哩!」阿珠滔滔不绝的,口水多过浪花。

我笑着说道:「傻女孩,感情是要双方的,我们不妨先做个朋友吧!」

「那你是答应了吧!」她高兴得跳起来。眉开眼笑地说道:「打铁趁热,过两天你到我家里吃晚饭,届时,阿妈会特地替你烧几款好菜式呀!」既然盛意拳拳,我就是要推也推不来了。

阿珠两母女住在七宝镇上一座老式小楼,该楼高六层,无电梯,她们住在最高层六楼,一套五十平方的老式两房一厅简屋,虽然简陋,看来风景倒不错。据阿珠讲,在风和日丽的日子,住在六楼也颇不错的,可是,当夏天烈日时,可够受罪了。

进到屋里,已见到珠妈早已準备了几道小菜,小菜香气朴鼻,令人垂涎,跟着珠妈就开了一瓶酒,热情地说:「昆哥,今晚你那幺赏面,不要客气了,试试我的手艺,保证你满意的。」

几味菜式,包括白切鸡,油炒波菜,青炒豆苗,清蒸鲑鱼,看来丰富极了。一顿晚饭,又饱又醉。正想道谢而别之际,阿珠突然轻轻说:「昆叔,我想去楼下买些汽水,你和妈妈谈谈吧!」

说着,她向我扮了个鬼脸。我也并非三岁小孩,阿珠此举,完全是给我们一个单独相处的机会。

珠妈温柔地说:「昆哥,据女儿说,你要在我家过一夜,因此,我已为你收拾好一个小房间,不如,你先进去休息吧!」

她盛意拳拳的,轻扶我进入一个小房间,房里陈设简单,只有一张小床和一张不大的桌子。珠妈先让我躺在床上,进而她拿出热毛巾说:「昆哥,你有点醉了,这是阿珠的房间,先休息一会儿吧。」

说着,有意无意之间,故意的碰到我在下最敏感的地方,进一步,她更老实不客气的捉着我的右手、把它放到她的双乳上,妩媚一笑说道:「昆哥,你摸摸,已有五六年没男人摸我的胸了,你觉得它还坚挺吗?」我点了点头。她立即把床头灯熄灭,迅速宽衣解带,饿虎擒羊般向我直扑过来。我以静制动,但珠妈已经迫不及待的,匆匆替我脱去里外裤子,玉手握住我的肉棍,欣喜说道:「你的好棒哟!这幺粗大,我好喜欢呀!」她一边说,一边轻轻抚摸,然后用樱桃小咀轻轻地把阴茎吞了下去。本以为她只会轻轻吻一下而已,怎料她突然一个深呼吸,整条肉棍儿全部吞进小嘴,最有趣的是,她好似吃雪条一样,一边吃,一边渍渍作声。

见珠妈这幺风骚,加上肉茎受到刺激,自然引起生理上的剧烈反应,正想直捣她的玉巢时,珠妈却含着宝宝不放,她抬起头来说道:「昆哥,我想吃呀,我好想你把精液射在我嘴里呀!」

我苦笑着说道:「现在就射出来,一会儿怎样和你玩呀!」

珠妈媚笑着说:「我的下面你用手帮我搞就行了,我好喜欢这样玩的。」

我笑着说道:「我用阴茎插到你肚子里,不是更好吗?」

珠妈说:「我一般要男人用力插十来分钟才到高潮的,所以一要你先用手弄。」

珠妈继续努力去含吮我的肉茎,我亦索性集中精神去享受其中乐趣。她用玉手握着肉棍的一截,而小咀和舌头却不断在肉棍的上半截打滚,一时轻舔,一时猛吸,看来她的确玩得好滋味。

我笑着问道:「怎幺你喜欢这样玩呢?」

珠妈吐出龟头说道:「以前我丈夫都喜欢这样玩,还记得第一次这样玩过,才让他插我下面,就怀上阿珠了!」

她不停地吮,不停地吸……,我的肉棒也感到不停的痒、不停地发涨,终于忍耐不住这种强大的刺激,把精液直射她的喉咙,她疯狂地扭动着身子,呜咽着一口气全吞了下肚去……。

喘着气,趁着兴致,珠妈立即要我把射精后已显垂软的肉棒插到她的蜜洞里去。我心想:「刚才已把精液射到她嘴里了,现在还要来,真的都不行啦!不过,今天跟珠妈还是第一次,不行也得硬撑了!」

她闭着眼睛、开始接受我的爱抚。凭良心说,对于做这种事,我都算经验丰富了。首先探测她的桃源肉洞,看看是否已经有了反应,如果早已水汪汪,则接下来的事较易进行,否则,就要多做一些功夫了。

果然,她的水蜜桃,早就水汪汪,滑不溜手。先从那个销魂洞边缘,随便擦几擦,再而用中指轻轻的向上伸展,一直伸到上端的三角尖端,大家都知道,这里是女性最敏感的地方,只要摸到小肉粒,女人就必然打冷震了。

于是我集中一点,向她的阴蒂进攻,先是轻摸,继而轻揉,最后轻轻弹,这三下功夫,万试万灵。当她的阴蒂勃起变大,珠妈又依依呀呀呻叫之时,证明摸中矣。五分钟后,珠妈已开始婴婴不清,再过一两分钟,她就好似颠马似的震来震去,最后她一手抓着我的头,大叫一声:「我出啦,我死啦!」接着打了个冷颤,无可非议,珠妈已经高潮来临了。她不断打冷震,为时达分把钟,最后一声长歎,就软绵绵了。如此这般,我们就在阿珠房里相拥而睡,直到天明。

清晨醒来,我拥着一丝不挂的珠妈,底下的阳具又硬了起来,我想要和她来一次晨操,珠妈叫我先摸她,于是我索性和她大玩花式,珠妈在我的嘴攻之下呼天抢地,几乎不能继续含住肉茎,于是我起身跪在珠妈叉开的两腿间,把粗硬的大阳具塞进她的阴道里,珠妈的四肢像八爪鱼似的把我紧紧缠住,那肉紧的程度在我上过床的女人之中少见。同时我发现珠妈的阴户属于俗称『重门叠户』的那种,她阴道里美妙的腔肉使得我的肉棒在里面抽送特别快感。我使出惯用的姿势,把她的肉体横在床沿,然后站在地下,架起她两条粉嫩的大腿,肉棒在她肚子里狂抽猛插,直把她插得欲仙欲死。我问珠妈道:「就快出来了,我要拨出来,否则就会在你的阴道里射精了!」

珠妈低声告诉我说:「我喜欢男人的精液,你赶快射进去呀!」

于是我又用力抽插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把浓浓的精液全部射进了珠妈的肉体内。当我把已射精的阳具从她的阴道退出时,我见到她的肉洞里饱含着我的精液,在肉洞口慢慢流下来……。珠妈和我赤条条地侧身搂抱,她感激地说道:「昆哥,你真行,我从来没如此快活过,你可以随时来找我,我任你怎幺玩都可以。」

早上七点起了床,见到阿珠,她昨晚上睡在她娘房间,大概有些不习惯所以早就起来了。她紧盯着我吃吃笑道:「昆叔,我应该叫你做爸爸了吧!」

珠妈面红红的说:「傻女儿,不要乱说话,今后你要多请昆叔来吃饭呀!」

阿珠笑道:「阿妈,我知道啦,你呀,你今天春风满面哩!」

过了两天,阿珠又打电话给我,叫我告诉她我住的地方,这小丫头实在难缠,我拗她不过,只好把在莘庄的地址照实告诉她了,谁知她没过半小时就登门入屋。一进来就在我屋里到处察看,然后大讚我的洗手间又乾净又漂亮,并说要借我的浴室沖凉。我还没有答应她,她已经躲进去,接着,浴室里面传出来一阵哗哗的水声。过了一会儿,阿珠从浴室出来了,她身上 围着一条浴巾。走到我面前,则突然把浴巾解开,扔到一边去。同时媚笑着对我说道:「昆叔,我的身体漂亮不漂亮呢?」我连忙叫她回浴室去穿上衣服,但是好像她没有听到我说的话似的,只是对我笑着说道:「昆叔,你看看,我上次和你玩过之后,身体好像起了很大变化哩!」

我惊奇地问道:「是什幺变化呢?」我以为她怀孕了!

阿珠把她的乳房挺到我眼前说道:「我的胸部好像肥大了。还有,我下面长毛的地方也凸出来不少。像个肉包子似的,你说是不是呢?」

我仔细看了看,她的乳房的确很坚挺,阴阜也涨卜卜的。上次匆匆和她做爱,我已经记不起她当时的模样,所以也不能做出比较。正呆呆地傻想,阿珠突然赤条条地扑到我怀里,撒娇地说道:「昆叔,我要你!这几天你的珠儿难受死了!」

我慌忙想推开她,说道:「阿珠,不行啦!我和你妈已经有了关係,怎好再和你胡来呢?快去穿上衣服吧!」

阿珠并不理会,她那灵巧的手儿已经把我的腰带解开,并且将我的裤子往下褪去。并对我说道:「昆叔,你已经替我开了苞,再加上是我和你先有关係的,我妈是通过我介绍才和你那个的!……如果你不再理我,我就再到超哥那里去,叫超哥介绍几个男人给我!」说着阿珠一把捉住我的阳具,并用骚媚而又带反叛的眼光望着我。这个鬼丫头,真拿她没办法,唯有对她说道:「听你这幺说,我现在都硬不起来了,你叫我怎幺插到你肚子里去呢?」

阿珠笑着说道:「激你的!爱你这幺深,我怎会去理别的男人!硬不起来不要紧,我用嘴吮吮,不就行了。」说着,阿珠立即埋首我的怀里,把我的大阴茎含入她的小嘴里又吮又吸。

我摸着她的头说道:「阿珠,你变坏了,什幺时候学会了这些?」

阿珠含着我的肉茎言语不清地说道:「我早就变坏了,我的处女苞也已给你开了,还能说啥呢,那天你和我妈玩的时候,我从头到尾在门缝里全部偷看了,我妈还不是和你这样玩吗?昆叔,你也和我这样试试好吗?」

我笑着说道:「阿珠,你这个鬼丫头,真拿你没办法。」

话还没说完,阿珠已经把我脱得精赤溜光,她把我推倒床上,伏在我身上面,把我的龟头含入嘴里,同时也把她私处凑到我面前。这时我清楚地看到这个少女的阴户,这是一个毛都还没有长出来的鲜肉包子,剥开两瓣白嫩的大阴唇,可以见到曾经被我开凿出来的粉红色小肉洞,以及那闪闪发光的红珍珠。我用手指在小珍珠上打转,阿珠立即有了反应,她浑身抖颤着,一股淫水从阴道里流出来,滴到我的手上。我把手往她的屁股上擦了一下,又继续撩拨她的肉洞,过了一会儿,阿珠忍不住调转身来,她双腿分开,骑在我身上,扶着我的阳具,让龟头缓缓地进入她的小肉洞,她洞口充满淫水,大阳具一滑全进入了她的下腹,同时,我的双手也轻轻捏住她的乳房抚摸着。

阿珠尝试扭腰摆臀,让她的阴户把我的肉茎吞吐。我望着插在她阴道的阳具,感觉到她肉洞里的确非常紧窄。玩了一会儿,阿珠无力地压在我身上,她低声地要求我像那天清晨玩她妈妈时的姿势,在床边抽插她。于是我抱住她的娇躯坐了起来,先和她成了个『坐怀吞棍』的姿势,我教她扭了扭腰,使她的腔肉和我插在她阴道里的肉茎研磨了一会儿,我问道:「这样爽不爽呢?」阿珠妩媚地一笑,说道:「很舒服,我喜欢你的肉棍儿插在我最深的里面。」我把阿珠的裸体抱着站立起来,一招『龙舟挂鼓』的花式,抱着她到冰箱里拿了一罐冰红茶。阿珠很乖巧,她喝了一口,就喂到我嘴里,对我频递口杯。她的双腿紧紧缠住我的腰际,狭小的阴道也紧紧地套着我粗硬的大阳具。我对她说道:「阿珠,你刚才也已经爽过了,我们到此为止好不好,再搞下去,我会在你身体里射精的,万一你怀孕就不太好了。」

阿珠笑着说道:「昆叔你放心,我是有準备而来的,你老土了,不知道现在有一种叫疏婷的避孕药吗?那种药在做爱后四十八小时内吃,就绝对不会怀孕,而且每家药店都有!所以我要你像玩我妈那样,在床边弄我,我要你在我肚子里射精!这样才过瘾!」这个小淫娃儿倒也浪得可爱。于是我把她的娇躯放到床上玩起『汉子推车』来。我双手把玩着她一对玲珑的小脚儿。阿珠的肉脚十分可爱,可以说是我所玩赏过的女人的肉脚中最美的一对。它雪白细嫩,柔若无骨。脚趾甲经过细心修整过,并涂上透明的指甲油。我把阳具硬塞入阿珠的阴道之后,就只顾摸玩她的肉脚,而我的屁股不由自主前后运动,使直挺挺的肉棒在阿珠阴道里进进出出,在不断的抽插下阿珠的脸上也露出甜蜜的笑容。玩了一会儿,阿珠催我用力抽插她的阴道,于是我双手捉住她的脚踝,把她两条嫩腿压向两边,使她整个人成大字型,然后我扭腰摆臀,让粗硬的大阳具在阿珠紧窄的肉洞里进出。阿珠的阴道当然要比她妈妈的狭小的多,但滑润的很,而且可能是遗传的原因吧,阿珠的阴道也是属于『重门叠户』的一种。我抽动了几下,阿珠的阴道里冒出淫水。得到了滋润之后,感受就更好,「噗滋……噗滋……噗滋……」我加速继续抽插,终于把阿珠推上欲仙欲死的高峰。在我僵硬着身子往阿珠的阴道里子宫口喷射精液时,阿珠把我紧紧搂抱,她到高潮了……。

完事之后,阿珠亲热地偎在我怀里,她告诉我说:「昆叔,多谢你!上次你替我破了处女的屏障,使我成了真真的女人,这次你又让我享受了做女人的快乐滋味。」

我说道:「这事你可千万不要让你妈知道,否则我会被她骂死。」

阿珠笑着说道:「我们的事,妈早就知道了。上次你给我钱的时候,我就把一切经过全部告诉她知道。妈并不怪你和我初夜,而且很感激你开导了我,使我不再往歪路上走下去。因此上次偶然遇到你,我即趁机介绍她和你相好。不过我偷看到你和我妈做爱之后,心情又平静不下来,我也是一个女人了,那天之后我已深爱上你,我不说你也知道我怎幺想。我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妈,妈怕我再入歧途,就叫我再来找你。」

我笑着说道:「你没告诉你妈是来和我做爱的吧!?」

阿珠认真的说道:「有啊!我是明告诉她,说今天我是来和你做爱的呀!妈骂我是衰女,养大了就跟妈争男人,但是我表示我不会独霸,并答应她这个礼拜天把你约到家里。」

我歎了口气说道:「我遇上你们俩母女,还不知是祸是福!」

阿珠笑着说道:「当然是福啦!我妈还不太老,才三十二岁,而且蛮风骚的,还有十六岁的我,随时都让你尝尝新鲜的滋味,就算我以后有了男朋友,我仍然可以和你幽会呀!」

我很很地亲了她一口说道:「就是你这个青苹果,我怕我命不长矣 !」

阿珠奸奸笑着说道:「昆叔,你放心啦,只要你不再到处玩女人,只有我和妈两个,又怎会应付不了呢?我和妈不会把你的精液吸乾的!」

我说道:「哇!这幺快就管起我来了。」

阿珠笑着说道:「不是管束你呀!昆叔。我知道你不娶老婆,无非是想自由自在,玩尽天下女人。但是,你玩过的女人也不少了。现在又有爱滋之忧,你不如修身养性,不要再到处玩,如果嫌只对着我和妈两个人太单调,要成熟的,我妈可以介绍她的朋友和你过招,要鲜嫩的,我有两个死党姐妹等你做教练哩!」

我笑着说道:「哇!像你说得这幺夸张,我岂不是要收山了。」

阿珠认真地说道:「是呀!你根本不用再到处寻幽探秘了。有时候你可以到我家去找我妈,你安慰她之余,她也会约一两个麻雀朋友和你较量一下,我知道你最喜欢成熟的女人,在镇上打字的琳姨和在村里做团支书的娟姨一定会令你满意的,她们的老公都是跑外地的货柜车司机,年龄和我妈差不多。我也有两个要好的同学,年龄跟我一样十六、七岁,她们早就不是处女了,但她们不是给男人开的苞,只因为她们闹同性恋,她俩用偷买来的假阳具各自插入对方的下体,由于不懂,她俩买来的是特大号,自己开苞开得好辛苦!不久前我还见过她们互相用假阴茎伸入阴道里玩弄,她俩不像我大胆,虽不是处女,但还没有碰过男人,我介绍她们和你交往,她们定会高兴死的!」

我笑着说道:「你以为我是花花公子啊?其实我酒家餐馆难得去,髮廊K房从不去,现在单是你们两母女,我就不知能否应付得来,你还提她们两个,叫我会受得了吗?」

说到这里,阿珠突然发现我的阳具已经再次硬立起来,她把雪白细嫩小手儿握住肉棍儿笑着说道:「怎幺不行呢?看,这不是又行了吗?今晚我已经够了,不过我也要学我妈那样吃你的肉棒,我要你射在我嘴里!」这丫头,说做就做。随即把我的阳具含入她的嘴里,然而她的口技远远不及她妈,吃了好久,仍然吃不出来。只好叫我再插到她的阴道里抽插,到我感觉要出来时才让她吃。这个方法果然凑效。虽然她阴道里还留有我刚才射进去的精液,但是这液汁正好起了润滑作用,我顺利地在她肉体里抽插,也舒服地享受这个小重门叠户的乐趣。直到要射精的时候,才急急忙忙地拔出肉棒,塞到了她嘴里,让阿珠吮食了我全部的精液……。

星期六晚上,我又到阿珠家里吃饭。因为我的资助,这一餐特别丰富,但是因为知道我和阿珠的事已经穿了,所以很不好意思,珠妈也不知说什幺好。吃过饭后,阿珠见气氛不好,立即收拾好碗筷照例说了声就到楼下的七宝商城玩去了。于是我们进了房间,我採取主动,珠妈也欣然配合,很快就赤身裸体地抱在一起,粗硬的大阳具也插入珠妈的阴道里。正在抽送的时候,阿珠突然开门进来,她对珠妈说道:「阿妈,闷死我啦!反正都知道了,你就让我留在家里好吗?」这时,我和珠妈身上都是一丝不挂,而且肉体还连在一起。珠妈羞得粉面通红,她骂道:「死女儿,养不大了!」

阿珠见她妈妈没有赶她出去的意思,便笑嘻嘻地脱去身上所有的衣服。我也继续抽插珠妈的『重门叠户』,这时珠妈已经在闭目享受,阿珠则凑过来我的身边,从她的眼神里,我看出她这时也是慾火焚身,否则她不会在商城逛一会儿就回来!但是,我此刻只能应付珠妈。于是我把本来抚摸着珠妈的双手抽出一只去抚摩阿珠。珠妈立即发觉,她睁开眼睛,歎了一口气说道:「昆哥,我够了,你去和阿珠吧!」

于是我腾身压在了阿珠身上,阿珠此时早已大叉着玉腿,我和她已是第三次了,很顺利的进入了她体内,当着珠妈的面用力抽送起来,珠妈也在边上看着我的阴茎在阿珠阴道里进出,她满脸潮红,一手抚摩自己的双乳,一手探入自己的下体,跟着我和阿珠的节奏进进出出,由于气氛的因素,我对阿珠的抽送不到五分钟,身下的她已是娇喘连连,不断挣扎呻吟,抱着我的双手指已嵌入了我的背里,我加快了抽送力度,每一下都感到已顶到了阿珠鲜嫩的子宫,强烈的刺激使我无法控制,高度发涨的阴茎强有力地向阿珠阴道里喷射出了精液,阿珠大叫着颤抖起来,我俩身边的珠妈此时也呻吟着瘫软在床上,伸在下体的手也无力拔出,我瘫软在她俩的身体上……。

从那以后我们成了一家,在外阿珠叫我叔叔,到了她家里我们不分彼此,同枕共眠,我和阿珠母女共同分享着对方身体带给的快乐,我们已无法分离,五年过去了,珠妈容颜依旧,身材还是那幺雪白匀称,做爱时还是那幺热烈激昂;阿珠半年前已出嫁,但阿珠每隔两三天就会回她娘家来来,她三个月前刚怀了孩子,是我的孩子,他老公被老闆派往新疆,前两个月走的,很少回来,走的时候还以为阿珠怀的是他的孩子呢。跟五年前一样,我还是那幺精力充沛,看到阿珠现在微微隆起的肚子,更激发起我的性慾,现在反而能同时和她母女俩做爱,而且做爱时间也比以前长多了,往往能在阿珠和珠妈体内抽插半小时而不洩……。

我们相爱,我们相拥,感激老天给我们机遇,使我们三人比起常人更相爱、更幸福!我要把我们的幸福、快乐说出来,要让世俗人们醒来:人生苦短,人生几何!不要为无聊的世俗蒙住了眼前的幸福,去尽情的享受你该得到的快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