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校园春色  »  女大学生在露营区被轮奸得欲仙欲死(二)
女大学生在露营区被轮奸得欲仙欲死(二)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明明很想被插穴,妳就别再装了。”矮男揉了我玉桃般的白臀两下,啧啧两声,跟先前男人相比毫不逊色的巨根便抵着我的肉穴口,龟头磨蹭两下,便不容分说的插了进来。

  “啊──不要──”我叫出声,因为刚被干过一次,声音软绵绵的,听起来不像拒绝,反而像勾引。

  矮男长长吐出一口气,“吸得好紧,好爽。”他拍打我的白臀两下,接着扶着我的臀部慢慢抽插起来。

  才刚经历过一阵狂风暴雨的我不适合再疯干,他缓慢的抽插动作让我不至于太累,又保持一定的敏感度,微微的快感让我感到很舒服。

  “啊…….啊…….嗯嗯……..”我忍不住闭上眼睛,低低呻吟。

  他的孽根长度不输先前那位,同样次次顶到我体内深处,但因他动作较轻,感觉只是轻轻蹭过我的花心,不同于刚才的猛烈快意,挑逗意味更重,微微麻痺我的神经。

  “啊嗯…….昂啊…….”

  方才矮男虽然一脸猴急的要上我,但真的开始插我以后,反而一点也不性急,保持着偏慢的速度插了我好几百下,慢慢的我也越来越爽,叫声越来越大,身体不由自主的微幅晃动。

  我的一双巨乳在矮男的抽插下不停晃动,看在另外两人眼里实在是不小的刺激,时不时的就会有只狼爪伸过来摸我的奶子,连掐带揉。

  “啊啊啊~~~~啊!啊昂啊啊啊~~~~”累积到过剩的快感袭来,我又开始大声淫叫。

  我以前从来没有这样放浪的叫过,今天一开了例,才发现这种叫法能带来发泄似的快感,一开口便停不下来,仿佛天生就是要这样叫床给男人听似的。

  “好爽……..好爽……..啊啊──还要、还要……..啊啊啊~~~”

  虽然这样慢慢插也能有快感,但我已经开始贪图更多,希望身后那根肉柱能顶得更用力些,让我再次体会那几乎要令人崩溃的巨大快感。

  矮男得意一笑,大概也觉得火候够了,如我所愿的加快速度,撞击的力道也越来越重,啪啪啪的躯体撞击声清晰可闻,每撞一下,我绵软的臀肉便晃动一下,加上我白生生的巨乳被撞得乳波晃动,三人都看得入迷。

  “啊──哈啊、啊──嗯嗯嗯嗯嗯~~~~”我无力的摇晃头颅,柔顺的长发随着摆动,“啊啊~~~不……不要…….”

  我说的不要自然不是真的不要,现在我的已经随便如何都好,只要男人继续操我,其他的我都顾不得了。我感觉到自己在今晚成了一个真正的女人,终于了解性爱的美妙之处,并且也喜欢被男人注视我凹凸有致的躯体,那让我感觉到自己既性感又迷人。旁边两头恶狼正用淫邪的目光看着我,平日被衣物遮掩的各个私密处都被看得一清二楚,竟让我满足又兴奋,身体越发敏感。

  我的脑子里一片混乱,啊啊啊,小穴被插得好爽,好爽啊──干我!干我!继续干我啊啊啊~~~我的内心不停叫嚣着。男人的大肉棒太棒了!就这样操死我吧!我的淫穴被捣得快坏了,快爽坏了~~啊啊啊~~~

  我恨不得这一刻能永远继续下去,就这样一直一直被陌生男人们用粗大的肉棒捣入我的淫穴深处,大手握着我的纤腰晃动我曼妙的身体,用玷辱我的方式我把操上天堂。

  “哈啊啊啊~~~~不行!不行!我又快!我又快──昂啊啊啊~~~~”我的双腿不停打颤,大量蜜液从交合处溢出,流得我大腿都是,加上先前那次被干时流出来的各种液体,我的下身无一处不是湿淋淋的,看起来淫靡至极。

  “又快怎幺样,啊?”矮男明知故问,坏心眼的大力顶一下,然后停下动作。

  “不…….不要停…….”被吊胃口的我茫然的转过头,不上不下的感觉让我很难受,我难耐的扭臀,企图让他继续操我,但他不为所动。

  “快怎样?”他缓缓的动起腰,却是顶着我的花心打起圈来,磨得我手软脚软,浑身轻颤不已。

  “快点、快点,我快要高潮了!我快要高潮了!快点…….啊啊…….”

  我已经承认自己快被强奸到高潮了,他还是不满意,要我说出更多令人羞愤欲死的话。

  “快点怎样?”他不轻不重的顶了一下,爽得我一打颤,又停了。

  一次又一次的欲擒故纵让我快疯了,我只想被男人狂干到高潮,偏偏不如愿,干脆遂了他们的意,他们想听我说些淫声浪语,我便张口淫叫:

  “快点…….快点干我──啊、啊、哦──干我~~用大肉棒插死我的小穴吧!小穴想被干……..想被干到高潮啊、呀啊、啊哼啊啊啊啊啊啊~~~~好棒!好棒啊啊啊!插进来了──进来了──昂昂昂啊啊啊啊~~~~”

  见我乖乖听话,矮男奖励般的大抽大干起来,每一下都插得我欲仙欲死,花心酸麻到了极点,我忍不住夹紧大腿内侧,想要抵抗这种感觉,却被矮男发现我的意图,硬是掰开我的大腿,干得越发起劲,噗嗤噗嗤的声音不绝于耳。

  “啊啊、啊啊、嗯嗯啊啊──”我哀叫起来,爽得不停摇头,既希望他缓一缓,又希望他继续这样疯狂的插我,“哈啊啊啊~~~~好爽啊啊啊啊啊~~~~~不行……..不行了……..不行啊啊、真的──我快要~~哈啊!我要高潮了──不要啊啊啊~~~”

  “干!好爽!小贱货越夹越紧,好爽!”他舒爽的吼道,动作丝毫不减,反而越来越快,“我干死妳!我干死妳!”

  “不行了啊啊啊──我又要、泄了!我要泄了啊啊啊啊~~~不要、不要啊啊~~~”我紧紧抓着身下的软垫,身子弓起来,内心对过于强烈的快感有些害怕,身体却诚实的迎合身后粗柱的律动,“我不要、不要泄啊啊啊啊~~~~昂昂啊啊啊啊───”

  然后最后一刻的高潮如排山倒海而来,从我敏感的淫穴开始,爆发出强力电流到我全身,我不自主的颤抖起来,下肢剧烈抽搐,一抽一抽的夹紧嫩穴里的巨根,让矮男狠狠享受了一把。

  “啊啊啊~~~好爽啊啊啊~~~呀啊、啊───”我虽然害怕泄精,但真到了泄精那一刻,我还是爽得直翻白眼,几乎要灭顶,又小小死了一回。

  矮男痛快的享受我的“伺候”,在我高潮之际也发狠撞了几十下,然后喷发在我湿漉不堪的肉穴里。

  “啊啊啊啊~~~~~~”

  我才刚泄了精,又再一次被男人在淫穴里射满精液,一汩汩灼热的浊液浇灌在我的花心上,烫得我花心一哆嗦,双腿瘫软下来,爽得找不着北。

  好爽…….啊啊……..居然还没射完…….又射进来了……..

  “不要再射了啊啊…….啊……..”我虚软无力的哀求,稍微平复过来的身体再次大力抽搐,抽得矮男舒爽不已,口里直骂我小荡妇,天生就是要给男人干的,说我没有男人的屌不行。我想反驳,却没力气,而且我也知道这时候反驳只是让男人嘲笑而已──我确实在男人的轮奸下不停高潮还泄了两次阴精,我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怎幺了,怎幺会如此淫荡。我心里感到羞愧,身体却获得了从来未曾有过的满足。

  他们没有让我多休息,矮男还没抽出去,眉眼冷淡的那个男人就跪坐到我面前,逼迫我帮他口交。他的孽根跟前两人差不多粗,却更长,我内心一惊,这种非人的尺寸怎幺就让我遇上了,若是让他插穴,一定会被插坏的。

  我已经累得无力反抗,也存了用嘴让他满足以免之后被他插穴的心思,便乖乖张口含住那可怕的巨物。

  他的孽根太大,我只能勉强含到将近一半,他也不在意,没有太勉强我,浅浅的在我嘴里抽插起来。

  虽然帮人口交并不舒服,但他插得不深,还在我可以承受的范围内,所以没有引起我的反弹。

  当然先前两次的性爱好掉了我大半精力也是原因之一。

  他们似乎颇有默契的把这当作我的“休息时间”,另外两人并没有对我动手。

  就这样过了几分钟,我的嘴已经开始发酸,冷淡男人却没有什幺反应,我暗暗叫苦,看来他是持久力比较好的类型,这幺一来我要什幺时候才能让他射精?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弄得他不够舒服,冷淡男子从我的口中抽出去,我还没反应过来,他已经把我拉出帐篷外,另外两个人跟着出来。我挣扎起来,气得几乎要流下泪来,就算这里没有其他人,毕竟也是户外,他们竟想羞辱我至此!

  “放开我!啊!”

  我敌不过男人的力气,被拖到他们生火的营地,不远处另外三个人也走过来。

  我看到其中一个男人时,心头大惊,他身材高大,正抱着一个浑身赤裸的女人,以火车便当的方式干她,慢慢的朝我们走来。

  “小迎!”我惊叫,内心一阵悲哀。虽然我多少也猜到小迎也是凶多吉少,既然找上我的只有三个人,想必另外三人是去了小迎那里。我本来还心存侥幸,到底是太天真。这里虽然是游乐区,此刻和荒郊野外也没什幺不同,寂静又黑暗,除了我们根本不会有其他人。

  小迎像是没有听到我喊她,没有回过头,小声的呻吟着,似乎在压抑着巨大的痛苦。我脸一红,别过眼去,知道小迎不会希望我看到她被人强奸的样子,虽然我的处境也不比她好。

  她压抑的呻吟含媚,才刚被技巧高超的男人轮干到不停高潮的我自然很清楚,小迎不但不痛苦,反而应该是爽到了极点,因为努下压下淫叫的冲动,所以听起来才像在忍耐不适。

  “都到齐了,今天要好好干这两个小荡妇一个晚上,两个奶大淫娃来这没人的地方,不就是故意要找干?”第一个干我的男人笑道,在我白嫩的巨乳上狠狠揉了一把。

  我对他怒目而视。嘴里不干不净的,他们几个禽兽不如,还推到我们身上来。

  “刚才遇到这女的捡枯枝落叶的时候摸了几把,嘴上说不要,表情却爽得跟什幺似的,就知道肯定是个好干的,刚才在浴室里操她一回,妈的,没遇过这幺好干的贱货。”一个戴眼镜的男子说道。看来刚才我洗完澡以后,他们就进去浴室里控制了小迎,至少干了她一回。

  “没错,小穴又紧又会吸,想拔都拔不出来。前戏都还没做,只说今晚要好好操她而已,淫水就流了一大堆,不干都对不起她。”另一个刺猬头说,一脸意犹未尽。原来不只是带眼镜的,连这个刺猬头也强上了小迎一次,跟我这边还真是进度一致。

  “大概太久没被男人插,太饥渴了吧。”矮男调笑道:“我们这个也像八百年没见过男人一样,随便插两下就直叫还要,求我们干死她,小穴也紧得不像话,好久没干得这幺爽了。”

  自己情非得已的反应居然成为他们几个色狼的谈资,偏偏…….又无法反驳,我又羞又气,恨不得上前打他们两巴掌,还不及叫他们住口,已经被冷淡男子拉到一张长椅上坐下,准确来说他是坐下,而我坐在他大腿上。

  他犹硬挺的粗根抵着我的白臀,充满了情色意味,我感觉自己快被臀下那高温的孽物烫伤,匆忙想站起,却被牢牢扣住腰肢,动弹不得。

  那正在干小迎的高大男人也在我们对面的长椅上坐下,本来因为角度问题我看不到他胯下的男根,结果他坐下时稍微将小迎提起,露出一截孽根,竟比我遭遇的三人都还要粗壮,紫黑的粗物插在美女粉嫩的小穴里肆虐,那画面淫秽到极点。我终于明白小迎为什幺发出如此痛苦的呻吟,且不提那高大男人的长度,光是那份粗壮就足以让最身经百战的女人欲仙欲死,小迎会败在他的胯下,也不是没有理由的。

  他一坐下,小迎的身子自然往下落,那高大男人毫不费力的便连根插进小迎体内,小迎忍无可忍似的低叫一声,倒吸一口气,一只手连忙捂住嘴,不愿发出声音。

  高大男人并没有阻止他捂嘴的动作,只是缓缓的动起来,健腰持续向上挺动,不快不慢,角度也不特别大,正是能让小迎越来越爽快的攻势,不多时,小迎便忍不住低低呻吟起来。

  不过那是后话了,我身后还要一只饿狼要应付,我心知情况不妙,也知道自己逃不了,但仍做最后的挣扎,努力想脱离冷淡男人的控制,而他单手便制住我的动作,丝毫不浪费任何时间,扶着巨根抵住我湿润的穴口,没有任何停顿便顶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