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庭乱伦  »  爷爷,把内裤穿上
爷爷,把内裤穿上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作者:欧杀

在国外唸书的炎兮趁着学校放寒假的期间,搭飞机回家探望自己久违的家人。

到了机场,只见炎兮的爷爷长风笑咪咪的来接机。

长风一个大大的拥抱,让炎兮心中充满了温暖,毕竟…她太久没有看见家人了。

"爷爷,奶奶和爸爸呢?"炎兮不停的张望,希望看见其他家人的面孔,而长风的脸色黯沉了下来。

"乖孙女,奶奶先去等我啦,你爸爸…哀…又没回家"

"怎幺…"炎兮忍着泪水,一手紧紧箍着长风的手臂,一手拉着没装多少东西的行李箱,两人离开了机场。

两人在车上保持着浓稠的沉默,长风不时的将自己空出来的手伸到副驾驶座牵牵炎兮软嫩的小手。

两小时的车程终于结束了,两人下了车回到自己的房间内。

炎兮的房间被长风整理的很乾净,虽然没多少家具,倒也显得清雅简朴。

在国外养成习惯的炎兮换上了件薄纱睡衣就躺在床上。

"为甚幺当初领养我却只有爷爷奶奶养大我,爸爸,妈妈你们到底在哪里"炎兮将头埋在枕头里,强忍的情绪终于宣洩了出来。

与自家孙女房间只隔了一道墙的长风听见了哭声,放下已故妻子的照片,走到孙女的房门前敲了敲门,但是炎兮没有来应门。

长风叹了口气,也不晓得为甚幺的,他试探性的转了转门把发现炎兮没锁门,于是开门进了房间,刚好就看见炎兮穿着清凉的薄纱趴在床上,圆滑翘挺的屁股就对着自己。

白色的薄纱下能依稀看见她的小蛮腰,白皙光滑的大腿不禁让人想摸上一把直奔禁地,还有炎兮哭的有些通红的小脸…

"爷爷,关门啦"炎兮大惊,抓起旁边的被子盖住自己,长风也马上关了门,然后听见门把被锁住的声音。

回想起刚才的画面,长风的感觉自己好像有股热流往下腹冲。 "我不能…炎兮是我孙女…"长风不断说服自己,过了几分钟后他终于冷静了下来,并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晚餐时,两人尴尬的吃着自己的饭。

"那个…"长风开了口"爷爷今天不是故意的,爷爷不晓得…妳…恩…对不起"

"我也不该穿那样…又没锁门"炎兮羞答答的回答,即使装的面无表情,但是炎兮的脸蛋却越来越红,也不晓得到底是被男人看到引起的兴奋,还是自己心底压着的感觉。

"家里的热水器还记得怎幺用吗?"长风转移了话题,不然气氛太尴尬了。

"应该还记得"炎兮迅速的将饭菜吃光,便抱着衣服进浴室洗澡。

浴室雾气瀰漫,炎兮确定将门窗给关好锁好以后便放心的洗起澡来。

长风边洗着碗盘边听着浴室内的水声,他心里在挣扎…

老伴两个月前离开了他,孤单一人的生活很难受,好不容易孙女回来了…自己的慾望却好像快憋不住似的。

"要不…我去听听声音自己解决吧"长风心想。

他偷偷的来到浴室门前,面对浴室的门捏起许久没用的阴茎,一边遐想着下午不小心开门看到炎兮穿薄纱的画面,一边听着炎兮拿捏不準家里热水器温度被烫着还是冷到的娇喘。

十分钟过去,炎兮洗完澡穿好衣服一开门,竟然看见自己的爷爷刚好面对着自己射精的那瞬间,精液还沾再了自己的脸上,吓傻了的炎兮往后一退却不慎滑倒,脑袋撞在脸盆上晕了过去。

不晓得晕了多久,炎兮终于恢复了些意识,她只觉得自己那胸苏痒痒的,炎兮睁开了自己的眼睛,看到的居然是养育自己的爷爷正趴在自己身上对自己那雪白又柔软的胸苏又吸又捏的,一身衣服早已被扒光。

"你"炎兮想推开长风,手却软绵绵的一时推不开在自己身上的男人。

"从妳奶奶过世之后我一直没有洩过,炎兮…爷爷好孤单"长风将嘴凑到了炎兮的耳朵旁呢喃地说着,还没等炎兮回答,长风伸出舌头对着眼前孙女的玉颈又吸又舔的,炎兮虽然在国外跟男同学有过几次经验,但面对技术纯熟的长风,她一点办法也没有,脖颈那又麻又痒又舒服的感觉让她脑袋一片空白。

看着有些失神的炎兮,长风舔舔嘴角,捏起炎兮的乳头不停地揉着,炎兮感觉自己的胸部有种热流不停地往身体各处流去,渐渐的,她感觉到自己的下体似乎湿了…

"爷爷…不行啦"炎兮将手搭在长风的肩膀上,不知道到底是要推走还是拉住,长风坏坏的笑了笑,亲了炎兮的小嘴,边亲边用他那有些粗糙的手在炎兮的身子摸了个遍。

炎兮舒服的娇喘着,手还不自觉的搭上长风的脖子,两条腿已经捲起来往两旁分开,直接用阴部感受长风又热又硬的胯下。

看炎兮似乎挺享受的,长风用一只手扶正肉棒对準孙女的阴部,缓缓的插了进去。

感受到异物的进入,炎兮没有挣扎,双手往上抓了枕头遮着自己的脸,害羞又舒服的娇喘连连。

长风没有去揭掉挡着孙女小脸的枕头,他抬起炎兮一条玉腿搭在自己的肩上,让肉棒一下一下的顶着子宫颈,炎兮的叫声透过枕头传了过来使他更加兴奋,用力干着美丽的孙女,

"爷爷,太舒服了"炎兮只觉得快感就像浪潮一样一波波的打在自己的脑袋上,本来挡在脸前的枕头都忘记要抓着了,瞇着眼望着给自己快感的男人浪叫。

"叫我长风,我的小宝贝"长风将炎兮翻个过去狗爬式交尾,捏着炎兮的小屁股用力的干。

炎兮感觉自己最舒服的那块地方快被长风干坏了,快感一直冲击着自己的脑袋,直到长风停了下来。

"怎幺停了…"有些失望的回头看了一下长风,只见长风坏笑的问道"小宝贝…你知道爷爷我的这根有多长吗?"

"疑?"炎兮还没反应过来,长风用力一顶,将一直留在外面五公分的肉棍子也顶了进去,突破了子宫颈。

"好痛!"炎兮感觉到自己的肚子里有撕裂感,以及奇怪的东西进到最舒服那块区域的更里面那边。

长风没动,看着眼前的小孙女疼成这样,阴道又收缩的紧緻,他不敢随意乱动,深怕弄痛了孙女又洩了精。

等了大约五分钟之后,紧缩的阴道和炎兮本人终于是适应了肉棍一棍捅到子宫里。

长风继续了他的活塞运动。

"我在妳怀宝宝的地方戳着呢,炎兮"长风坏坏的说着,下身不忘继续动。

"不要…"炎兮虽说不要,但却是崛起屁股配合着长风的抽插。

戳了几分钟后,长风的精液全数喷在了小孙女炎兮的子宫内…肉棍拔出来后,精液混着血丝从炎兮的阴道流出来,在床单上留下一滩精液池。

"长风爷爷…"炎兮有气无力的趴在床上。

"小宝贝,爷爷还是会继续照顾妳,放心吧"长风躺在床上,温柔的摸摸炎兮的头和背。

经验老到的他知道,女人这时候急需爱抚、安慰,才会有安全感。

"长风…以后还能…做爱吗?"炎兮抓着枕头娇滴滴的问道。

"可以,爷爷会尽量满足妳"长风说完,牵着炎兮的小手,两人睡到第二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