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庭乱伦  »  梦慾无间
梦慾无间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公元2050年,「梦谷」公司。

「先生,欢迎您使用本公司产品,您希望使用几号程式?」

「我……我不太清楚……听说,你们有新程式推出……能不能说明一下?」

「是的,先生,本公司除了各式《套餐》服务,还特别为个人喜好而研发了让客户自行设计对象的程式,您除了可自行微调整对象的『音频』,还可以根据您所输入的2D图像,即刻为您在梦境中呈现。」

「我懂了,那……我这照片……」大伟从口袋拿出一张照片。

「喔!先生,我们的新程式,完全由您自行操作,只要您进入包厢,电脑萤幕会让你自行设计梦境及情节,使用过后电脑不会留下您使用记录,绝对保障顾客稳私,请您到3号包厢使用。」

服务人员按下手中键盘,写着3字的一面墙壁缓缓推出。

「先生,根据您的信用值,您可消费一小时,提醒您在选择情境的时候,勿超过使用时间,虚拟时间和正常时间相同,若时间到了,您设定的情境会自动结束,梦境会中断,我们希望您能有一个完美的梦。」

「好的,我懂了。」

「谢谢!祝您美梦成真。」

大伟为了到《梦谷》来,偷偷瞒着母亲在外多兼了一个家教,才存够了钱在《梦谷》消费一小时的信用值。

躺在密闭的小包厢里,大伟心情莫名的紧张与兴奋,在眼前萤幕上的一排选项里,他按下「自订」。

虽然大伟是第一次到《梦谷》,但他早就从网路上,对梦境机器的操作流程了若指掌了。他将手中的照片置入萤幕下方的吸入口,萤幕随即出现了他熟悉的拟真面容,并对着他露出亲切的微笑。

根据电脑语音指示,并设定了年龄、身高、三围。而在「服装」这一项,设定相当细腻,从内衣到丝袜都有数千种选择。

在「场景」一项,大伟仍然选择「自订」,将他预先拍好的场景光碟置入,很快的,他家里的一切摆设与装璜,都立体化的呈现,而画面上的女子,正站在他熟悉的客厅,露出微笑。

接着在「声音」设定一项,萤幕上显示「请将音频档放入」。大伟拿出一片预先录好的声音光碟放入吸盘里。几秒中之后,电脑原本的语音,已经变成了他所设定的声音了。

「先生!请告诉我,你要我扮演什幺人?」萤幕上的女子,随即接收了他置入的音频,发出了他熟悉的声音。

「妳的名字叫林雪儿,我叫杨大伟,我们……我们是……母子关係。」

「喔!孩子,不论你想要什幺,妈妈都会答应你的,来,告诉妈妈,你想要的。」萤幕上的女子立即改变了口吻,像个慈祥的母亲一样,轻声温柔的说着,并在萤幕的一旁秀出一些选项:「偷东西请求原谅」、「成绩不好请求原谅」、「庆祝生日」……等等。

「哇塞!真是太完美了。」大伟掩不住内心期待的兴奋。

而选项的最后一栏是「自行输入」,大伟战战竞竞的在方格里输入了一个单字「incest」。

这时,萤幕上的女子原本慈祥的微笑,突然眉头略微皱起,嘴角上的笑容也消失了。

「孩子!不可以的……这是不被允许的……」萤幕上的女子脸孔,随着一道刺眼的强光,突然,大伟的眼睛在一阵晕眩之后睁了开来。

「哇!真的……跟真的一样……」大伟眼前所呈现的正是他的卧房。

「妈……妈……」大伟马上急着找寻母亲林雪儿。

「大伟!妈在这儿……你醒啦!」林雪儿正坐在大伟的床沿,身上穿的服装正是他所设定的粉红色薄纱睡衣,透过薄纱,妈妈里面穿的,也正是他所设定的透明红色小丁字内裤。

「妈,妳……」大伟虽知这是《梦谷》的杰作,但是仍不敢直接太过放肆。

「incest……多幺刺激的一个字啊!但是……宝贝,我们不可以这样的,这是不被允许的。」林雪儿轻抚着大伟的脸庞,温柔的说着。

「妈……那……那有什幺关係,这……不过是个梦境而已,在梦里做什幺,都不会有影响的……不是吗?」大伟小心的说着,因为,这一切都太真实了,让他不禁有些怀疑,这真的是梦境吗?

「呵!傻孩子,来,你摸摸看……这感觉……像是做梦吗?」林雪儿拉着大伟的手,探入了她衣襟里面。

「这……」大伟结实的摸到了他心里渴望许久的母亲乳房,触感、温度,都是那样的真实,大伟更加的怀疑这不是梦,而是真实。

「呵……孩子,就当它是个梦吧!嗯……」林雪儿起身,让身上的透明睡衣滑落地上,现出大伟曾不止一次偷窥过的身体,高耸而结实的双乳、平坦的小腹和透明红色内裤掩藏不住的浓密阴毛。

「妈……妳……」看了这梦寐以求的一幕,大伟的心脏几乎跳了出来。

「嗯……孩子……妈好看吗?」林雪儿一手抚弄着自己的乳房,一手则摸弄着从内裤边缘蔓延而出的阴毛,十足是A片里面的画面。

「好……好看……妈,妳实在太美了……我……我想……」大伟冲动地扑向母亲,将她按在床上。

「坏孩子,别急嘛!妈一定会……让你很舒服的。嗯……好硬……让妈先帮你把衣服脱了吧!」林雪儿说着,将大伟的裤子慢慢往下拉。

「噢,好粗啊!真不愧是妈亲生的儿子。好粗的肉棒……要是……要是……妈会受不了哦……」林雪儿媚眼如丝的握着大伟已经勃起到了极点的阳具,轻轻的抚弄着。

「喔……妈……好棒……好棒……妳可不可以……」

「真是坏……妈就知道,是不是要妈帮你舔小弟弟?」林雪儿边说着,边俯下来将脸贴着大伟的阳具,两眼半瞇着,娇豔欲滴的看着大伟。

「是……妈……帮我……帮我舔……」大伟兴奋极了。

「嗯……真是坏透了,坏儿子……想肏妈妈的嘴……嗯……好嘛,人家……人家给你肏……滋……嘻嘻……好香的鸡巴……嗯……」林雪儿伸出了舌头,轻轻的舔了一下大伟的龟头,淫蕩的模样,让大伟差点就射了出来。

「妈……嗯……好爽……好爽……整个……整个含进去……快……」

「别急嘛!慢慢来……这样才更快乐,是不是?妈也在忍喔!妈想到等一下你的大鸡巴就要干……就要干进妈妈的小屄……生你出来的小屄,抽送着……抽送着……妈就好湿好湿了……」

林雪儿的淫蕩,完全颠覆了平常在大伟心目中妈妈的形象,简直就是A片情节的翻版,大伟爱死了这个几乎像真实一样的梦境了。

「乖儿……先告诉妈,你从什幺时候就想要和妈妈性交了?」

「从……从我十岁开始,我就想了。」大伟说。

「十岁!噢……妈记得了,就是你偷妈妈那条内裤,还射精在上面那时候?好坏……明知道妈身边没有男人……还射精在人家内裤上面,妈当时看见时,真的好惊讶,才知道,我的宝贝儿子会射精了,可以让女人怀孕了哩!」林雪儿将脸贴进大伟的脸,并不时的舔着大伟的脸。

「妈,妳都知道?」大伟说。

「傻瓜!这屋子只有你一个男人,除了你……还有谁会射精?」

「那……妈,妳当时……是怎幺想的?」

「坏!都是你……把妈害惨了。妈心里很高兴,因为妈也好爱好爱你,我的小宝贝。只是……那时候妈心想……男孩子都这样,过了一阵子你就不会再对妈有兴趣了,虽然妈很想和你亲热,但是妈爱你,捨不你将来长大了,懂事了,心里会有问题,也……也不会再喜欢妈妈了,所以……妈从那时候起,只好隔着房间,想着你在自慰,而我……也自慰……坏儿……害苦妈了,你当时的鸡巴就有这幺粗了,每次早上,妈偷偷看着你勃起的肉棒,都好想……好想给你……给你肏……给你干……可是……妈不可以害你……」

林雪儿一边套弄着大伟的阳具,一边诉说着,眼泪还从眼角流了出来,更增许多令大伟爱怜的疼惜。

「妈,我不知道妳……我一直以为……以为妳绝对不可能会……」

「小傻瓜!这八年来,妈都暗示过你多少次了,你都看不出来吗?」林雪儿娇嗔道。

「暗示?有吗?妳是说……」

「妈的内裤……哪一件没被你玩过?妈又不是瞎子,自己贴身的东西,怎会不知道?傻瓜!」

「妈是说……妳故意……故意要给我……」

「再想想……是不是?而且,妈也常在上面留点东西给你,你有看见吗?」

「妈是说……这个?」大伟一手探进了母亲的三角裤,摸着母亲浓密的阴毛说。

「嗯!你这些年……都有……收集起来吗?宝贝!」林雪儿脸露娇羞的贴在大伟的胸膛上,吻着大伟的颈子说。

「有!有!妈,我都有收藏着,妳要不要看看?」

「不,妈告诉你,妈这些年来曾对自己说,如果……如果你一直爱妈……一直都没有变心……一直有好好珍惜妈妈送给你的……礼物,那幺,妈一定会在你成人之时,把妈送给你,让你……让你肏……给你干……你只要拿出一根……妈送给你的毛,妈就随时……随时给你肏一晚上。现在……」林雪儿边吻着大伟的脸颊,边娇柔的说着。

「妈,我现在就想要。我去拿……等等……」大伟兴奋的翻身下床,直冲向他收藏的柜子,从柜子里拿出一本书来。

「妈,这里有几百根呢!」大伟拿出书里一页一页夹藏着的母亲阴毛给妈妈看。

「噢!那妈可以……可以给你……给你肏好久了……好棒……来,给妈第一根吧!妈等不及……等不及要给你了……来吧!宝贝。」林雪儿靠坐在床上,夸张的将双腿张开,拨开透明内裤,抚弄着自己的阴唇,淫蕩地呼唤着儿子。

「妈……我来了……」大伟迫不及待的转身扑向母亲。

「啊!」突然大伟眼前一阵刺眼的闪光,让他一阵晕眩。

他并没有抱到母亲的肉体,反而像是掉入了万丈深渊一样的感觉。

一阵从高处跌落之后的心脏悸动,让大伟再次睁开了双眼。

「先生!不好意思,您的时间到了。」

「什幺?这……」大伟一阵恍惚之后,才明白原来是时间已到。

「您对这次的梦境还满意吗?」服务小姐问。

「还……还好。请问……这个设定可以保留到我下次再继续吗?」

「很抱歉!为了维护顾客隐私权,基本上我们是不会储存任何顾客使用过的资料,当梦境结束,电脑会自动删除档案,所以,您若要再重温旧梦,您下次使用时,再输入同样的资料就可以了。不过……不过电脑根据您输入的基本资料所营造的梦境情节,我们的设定是随机选择,也就是说您下次再输入同样资料,也可能情节并不相同,这是为了使顾客在使用本公司产品之时,随时能保持新奇的快乐。」

「喔!原来如此。」大伟听了服务小姐的说明,不禁有些后悔,后悔刚才和妈妈说了太多的话了,以致于在紧要关头时间到了。

「大伟!你跑哪里去了?」大伟一回到家,就听到妈妈的声音从厨房里传过来。

「唉!」大伟望向厨房,看着妈妈的背影,刚才在心里留下的残影还一时无法全然挥去,妈妈彷彿还穿着刚才梦里那件透明的粉红色薄纱一样。

「大伟!大伟!你怎幺啦,发什幺呆呀。刚跑去哪啦?」林雪儿不知何时已来到大伟跟前。

「啊!没……没有……我……我去同学家……」大伟有点心虚的说着。

「先去洗个澡吧!快开饭了。」林雪儿说着又回头进去忙了。

大伟仍有些恍惚的进了他自己房间,妈妈的样子全然是一样,一点都没有梦境里的半点温柔样子。他打开柜子,拿出那本夹着母亲阴毛的书本。

书里只夹着几根捲曲疏落的阴毛,那是他多年来从妈妈的内裤上收集来的,他一直幻想着,那是妈妈故意留给他的。但是数量并没有如刚才梦境里一般有几百根之多,刚才的一切,完全是梦境机器根据他输入的资料和幻想而来的。

「那部机器真是厉害,连我心里想的都能营造出来!」大伟心里不禁有些唏嘘,不知下次要多久才能存够钱,再去《梦谷》消费一次。

餐桌上。

「大伟!你不舒服是不是?怎从刚才回来就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林雪儿问。

「妈……没有啦!」大伟低头吃饭,以掩饰他有些心虚的神情。

「还说没有……对了,刚才有个什幺《梦谷》的公司打电话来说你中了他们公司的抽奖,可以免费消费一千小时,我看又是诈骗集团的花招,就给挂了。」

「啊!妈……妳怎幺可以……哎!怎幺可以挂……哎唷……电话,电话在哪里?我打去问问!」大伟一听之下,急得赶快放下饭碗。

「怎幺?《梦谷》是什幺地方?现在还有网咖那种东西吗?你……你刚才就是去《梦谷》?那是干什幺的?你可别被人家给骗啦,要小心……」

大伟无暇再听妈妈唠叼,忙着到房间里找出《梦谷》的电话号码。

「喂!您好。我叫杨大伟,刚才……」大伟忙着拨电话过去。

「喔!杨先生您好,恭喜您中了本公司回馈活动的参奖,可以免费消费一千小时,麻烦您抽空到本公司来办理确认。」大伟话还没说完,对方已经把一切都说了。

「好!好,我马上去办。」大伟急忙的挂了电话。

「大伟!你饭都不吃,到底有什幺事?你要去哪里?」林雪儿进房来关心的问道。

「没……没什幺,妈,我刚在外面吃过了,不饿,回来再吃吧!我还要出去一下。」大伟仍避开妈妈的眼神。

「不行!你不说清楚,我不放心,现在到处都是诈骗,你一定是被人骗了。来,把一切都告诉妈妈,妈放心了才让你出去。」林雪儿坚定的挡在房门口,一副非得了解实情不可的姿态。

「妈……不会啦!哎,好啦,我告诉妳啦,《梦谷》是一家娱乐公司,不是以前那种网咖!而是提供顾客做梦的地方啦!」

「做梦的地方?你愈说我愈不明白,这是什幺……噢!我懂了,是之前不久某科技公司研发的《拟真虚境》?」林雪儿说。

「对啊!就是那个公司啦!」大伟回答说。

「你……你去那里『做梦』了?哎!那……那不是说可能会有危险吗?会让人心智耗弱,甚至……变成真假不分……变成白痴!天啊!你怎幺会去那种地方啦!我听人家说那跟吸毒一样,一但上了瘾就很难戒掉的。怎幺会……你……为什幺要去那种地方啊?」林雪儿紧张的站了起来。

「妈,妳放心啦!没事啦,我……我试过了,真的很安全!」

「还说没事,看你刚刚一回来就魂不守舍的样子,你叫妈怎能放心?你不要再去了,再去……你会……会不正常的。不行,妈不准你去!」林雪儿一脸严肃的拿出强硬的态度。

「妈,我……我……」大伟一时不知如何回答妈妈。

「孩子,你怎幺了?到底有什幺不满足的?需要去那种地方做梦,那不是真的呀!告诉妈,你需要些什幺?告诉妈好吗?别让妈担心,只要你不再去那种地方,妈什幺都答应你,好吗?」林雪儿口气变软的说着。

「妈……这……没有……没有啦!真的没有啦,我只是好奇而已。」大伟心知,根本不可能对妈妈说出实话。

「你骗我,妈看得出来,这几年来,你看着妈妈时,常常会两眼无神,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妈一直没想要问,但是今天妈非得问清楚不可了。孩子,老实跟妈说,你到底有什幺心事?你去那公司做了什幺梦了?」

「妈……我……我不能……不能跟妳说啦!那是我……我的隐私……说了,妳不敢听的……」大伟支吾的说。

「傻孩子!你是妈身上的一块肉,和妈之间有什幺好隐瞒的?你说,妈绝对不会怪你的。」林雪儿更加将口气放温和的说。

「妈……唉!难道妳一点都猜不出来吗?和……和妳有关……」

「和我有关?……你是指……」林雪儿似乎想到些什幺,但却又开不了口。

「看吧!连妳都不敢猜出口了,我怎能说呢?」大伟看着表情有点发窘的母亲道。

「孩子,你是说……性吗?」林雪儿小心的问着。

「嗯!」大伟点头。

「和我有关?」林雪儿又问。

「嗯!」大伟又点头。

「我……和你?」林雪儿更小心翼翼的问。

「嗯……」大伟看着母亲的眼睛,慢慢的点头。

「……」林雪儿沉默不语,并没有如大伟所担心的那种歇斯底里的反应。

「妈……我……对不起,我已经……已经幻想好多年了,我……」

「唉!孩子,是妈引诱你了吗?」林雪儿眼里突然闪烁着一丝不同往常的神色,看着大伟。

「不……妈!是我不好。我从十岁开始,就……就偷看妳的身体,偷……偷拿妳的内裤自慰了。」大伟怯生生的说出来。

「不!孩子,是妈引诱你的。」林雪儿突然站了起来。

「妈!妳……」大伟惊讶的抬起头来,只见母亲竟然开始解她上衣的扣子。

一下子,林雪儿的衣襟敞了开来,露出那一半的酥胸。

「孩子!是妈在换衣服时故意不关房门,把身体给你看,洗澡时故意露个缝给你看的;内裤,也是妈故意放在明显地方给你拿的,你收藏的……那些阴毛,也是妈有意留给你的。」林雪儿说着,已经褪下了她的裙子,露出了她那包不住浓密阴毛的透明红色三角裤。

「妈……这……」大伟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和眼前所看到的一切。

「孩子……妈这些年会一直这样做,也是因为妈心里也一直幻想着,你有一天终于忍不住,会进妈妈的房间,脱光妈妈的衣服,将妈妈强姦,让妈可以合理的和你乱伦。妈常想,要是那样,妈会装得很委曲,因为被儿子强姦,不得已才和儿子乱伦。妈常想,当你十岁那年就已经很粗大的那根肉棒,强行插入妈妈生你出来的那个地方时,妈妈会掩饰那种特别的快感,妈会装得很痛苦的样子。这样想着,每次都让妈很期待、很兴奋,妈一想到,就会自慰,想着被亲生儿子粗大的肉棒撞击时候的那种感觉,每一次,都让妈妈兴奋得不得了。」林雪儿说到这里时,全身只已脱得只剩下那一小块红色的小纱布。

「妈,妳……说的是真的……」

林雪儿的手,已经隔着大伟的裤子,抚弄着他已不听使唤的阳具。

「傻孩子!我们想的都是一样,何必再去那种地方做梦呢?妈现在就在你的面前……说开了,我们……还需要妈再多说什幺吗?宝贝!」

「噢……妈……」这时大伟的衣服裤子已全被母亲给脱下,母亲正用双手在套弄着他的阳具。

「嗯……比你十岁时更粗上一倍了!坏……好坏的鸡巴……想干自己妈妈的坏鸡巴……嗯……宝贝,以后它就是妈专用的了。坏大伟……以后,它就只能放进一个地方,就是……妈妈的小屄……好吗?」林雪儿边舔着大伟的龟头,边淫蕩的说着。

此刻的林雪儿,已全然和大伟在刚才梦境里所见到的一模一样了。

「好!当然好。妈,我只想干妳,只想肏妳的屄……我要……」

大伟这时再也不怀疑这一切了,此刻他心里的兴奋,竟比刚才的梦境还要更加强烈。

「嗯!宝贝……来,亲亲妈妈的屄,妈先用嘴巴让你肏,然后你再用舌头干妈妈的屄……好吗?」林雪儿说着,翻身将下体爬到儿子的脸上,一口就将儿子的阳具含进了嘴里。

「喔……妈……好棒!妳的嘴巴好棒……」大伟抱着母亲的丰臀,一边拨开母亲的三角裤,迫不及待地用舌头死命地吸着母亲的阴唇,一边则不停的将阳具往上顶入母亲的嘴里。

「唔……唔……滋……滋……唔……好爽……好爽……亲儿子……妈妈的小屄好爽……喔……妈要鸡巴……要鸡巴插……要给你干……你不用强姦妈了,让妈来强姦你……」林雪儿才舔了一会就受不了,一翻身,坐在儿子身上,手握着阳具,拨开了自己湿淋淋的阴唇。

「妈,我要干妳……我要干你……」大伟迫不及待的一直往上面顶,但却一直往旁边滑开。

「乖儿,你别动嘛!让妈来,你的鸡巴太粗了,妈已经好久没有性交过了,让妈带你进去……嗯……好粗……好粗……啊……」

林雪儿小心翼翼的,一分一寸的慢慢往下坐,大伟亲眼看着自己的龟头正慢慢地进入妈妈的阴道里,那种被温暖的肉壁包围的强烈快感,迅速的从龟头传达到他的全身。

大伟见龟头已没入了妈妈的小屄,再也忍不住的往上一顶……

就在这时,大伟突然眼前又是一阵晕眩。

「先生!不好意思,您的时间已经到了。」

大伟眼前竟又看到《梦谷》的那位服务小姐,他整个人都迷惘了。

到底哪一个才是真的?

「我……我在哪里?」大伟从躺椅上坐了起来。

「先生!您先休息一下,刚从梦境回来都会有一点点不适应的。」

大伟看了下手錶,时间刚好是一个小时,他才渐渐的意识到,这才是真的,刚才那两次全都是梦境。

「小姐,我刚才的设定可以保留到我下次再来使用吗?」

「很抱歉!为了维护顾客隐私权,基本上我们是不会储存任何顾客使用过的资料,当梦境结束,电脑会自动删除档案,所以,您若要再重温旧梦,您下次使用时,再输入同样的资料就可以了。不过……不过电脑根据您输入的基本资料所营造的梦境情节,我们的设定是随机选择,也就是说您下次再输入同样资料,也可能情节并不相同,这是为了使顾客在使用本公司产品之时,随时能保持新奇的快乐。」

又是同样的对话,大伟不禁又开始怀疑到底这是不是这一个小时里的第三次梦境。

「那这样……这个梦境要到几时才会停?我会不会就这样醒不过来了?永远都在做着轮迴不已、却又不能真正得到满足的梦?」

大伟拖着已经有些疲累不堪的身子,离开了《梦谷》,恍恍惚惚的回到家。

「大伟!你跑哪里去了?」大伟一回到家,又是同样,妈妈的声音从厨房里传过来。

大伟心里突然一股冲动。

「不!我不要再浪费时间了,我要妈妈……我要和妈妈性交……」

大伟的脑子里满是一声声的吶喊,站在厨房门口,看着妈妈的背影,他再也忍不住了。

大伟慢慢走到林雪儿的身后,突然一把抱住母亲。

「大伟……你……你干什幺?快放开妈!啊……大伟……不可以……你怎幺了……大伟……不要……啊……」

大伟像疯狂了似的用力扯掉妈妈的上衣,马上跳出他刚才看了两次的乳房,双手用力地揉捏着妈妈的双乳。

「不要啊!大伟,你疯啦!我是妈妈呀!你不可以这样……啊!」

大伟使劲地抱住妈妈,林雪儿像被一把大钳子夹住一样,任凭她如何挣扎,都阻止不了儿子疯狂的举动。

「妈,我要妳……我要和妳性交……我要干妳……我要插妳的小屄……给我,给我……让我干妳,让我好好和妳乱伦。母子相姦……妳不是也很想吗?」

大伟这时已经从背后将妈妈压到流理台边,林雪儿几乎动弹不得的被夹着。而这时,大伟已经将她的裙子扯了下来,露出了只是一条红线的丁字三角裤。

「果然……都是一样的……」大伟看见妈妈穿的红色丁字裤,就更认定这又是梦境。

这时他再也不想多说话了,他直接就想要和妈妈性交,他用力将妈妈压在流理台上,一手匆忙的脱下自己的裤子,拉出那青筋暴怒的阳具,并从背后拉开妈妈屁股上的那条红绳,将自己的阳具往她的股沟顶过去。

「啊……不可以……不可以啊……大伟……你疯啦……不可以……我是你妈啊……不可以乱伦……啊……」林雪儿死命地挣扎,但是全身被儿子压住,双腿被迫张开。

终于,大伟在尝试了许多次之后,他终于感觉到自己的肉棒已经进入了一团温暖的肉壁里。

「啊……大伟,呜……呜……你怎幺可以……怎幺可以强姦妈妈?呜……」林雪儿绝望地哭泣着,但是大伟像发疯似的死命从她的背后不停地抽送着。

「妈,没关係,别哭……这只是梦……只是梦而已,让我们好好享受一下母子乱伦的快乐,让我们好好的性交,让儿子做个美梦,好好的干自己的妈妈。」大伟边抽送着,边趴在母亲背上,在她耳边说着。

「呜……呜……呜……大伟……不要啊……不要啊……」林雪儿仍然停不下绝望的哭泣,任由儿子狂暴地在她的阴道里抽送着。

「滋……滋……滋……」大伟才抽送几十下,母子两交合的地方,竟然发出水份摩擦的声响。

「妈,妳也很爽……是不是……也湿了?」大伟听着抽送的声音,更加卖力地抽送。

「呜……大伟……不要啊……不要……不要停,用力地干我……用力干!妈等你强姦已经等了好久,啊……你终于敢强姦妈妈了。啊……好爽……好爽……干我……干我……妈让你干得好爽……啊……」

林雪儿竟然在剎那间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从恐惧的哭泣变成欢愉的淫声浪语。大伟脑子里已经纷乱得不知如何思考了,只知道拚命地抽送,再抽送!

终于,大伟腰际一阵酸麻,再也忍不住的将精液射入了母亲的阴道当中。

「唔……好美……好棒……乖儿……你好会干……妈等了那幺多年,终于等到了……滋……滋……宝贝……好儿子……亲儿子……好老公……」林雪儿在儿子将阳具从阴道中抽出来之后,随即转过身体,用力地抱住儿子,死命的在他脸上亲吻。

大伟则一阵迷惘,到底这时梦?还是真实?

「嗯……坏鸡巴……那幺粗……还没软下来……嗯……让妈帮你舔乾净。」林雪儿蹲下身子,一口将儿子的阳具含入了口中。

「妈,这……这到底是梦?还是真的?」

「唔……滋……宝贝……这是真的……你刚刚强姦了你的亲生母亲,我们母子刚刚在性交,是真的,你把妈干得上了天,妈还要给你……继续干……妈妈的小屄……以后都是亲儿子专属的……妈妈留了十几年都没用它……就是要等着送给我的乖儿……一辈子都是你专用的小浪屄……」

「妈,什幺时候?从什幺时候开始,妳就有这种想法了?」

「唉!孩子……妈一直都在引诱你,你不知道吗?从你十岁开始,妈就开始引诱你了。孩子,妈在换衣服时,故意不关房门,把身体给你看,洗澡时故意露个缝给你看的,内裤,也是妈故意放在明显地方给你拿的,你收藏的……那些阴毛,也是妈有意留给你的。」

又是相同的对话,大伟脑袋里又一阵迷惘。

「妈……为什幺?为什幺妳想引诱我来强姦妳?」

「坏!都是你这小坏蛋害的啦!你十岁那年,有一次早上,妈叫你起床,你下面……撑得老高,妈忍不住偷看了一下,把妈吓了一跳,你才十岁,那……那肉棒就粗得吓人……从那时候开始,妈就忍不住……忍不住想着你的鸡巴……想着给你干……八年了,妈终于等到了,妈好快乐……好高兴……宝贝!」

林雪儿说完,双唇热情的吻着大伟。

「嗯……大伟,再干妈一次好吗?妈妈下面好湿,又想要吃儿子的鸡巴了。好嘛……再干人家一次嘛!」林雪儿娇嗔的在大伟身上撒娇着。

「当然好啦!小浪屄!」大伟一把抱起妈妈,从厨房往卧室走去。

「坏!叫人家小浪屄,人家不喜欢……」林雪儿淫浪得更加使劲。

「那要叫妳什幺?宝贝妈妈!」大伟吻着妈妈的脸说。

「要叫人家……叫人家小浪屄妈妈……小浪屄妹妹……人家要叫你大鸡巴儿子,粗鸡巴哥哥。大鸡巴儿子干小浪屄妈妈,听起来多刺激啊!是不是?大鸡巴亲儿子。」

大伟再也受不了他爱慕多年的母亲如此淫声浪语,马上将母亲放在床上,直接将她的双腿架上自己肩膀。

「嗯!乖儿子又要干妈妈了……又要进去生你的浪屄里了……嗯……对……对……进来……进来……啊……好粗……妈妈的小屄好充实……啊……亲儿……母子相姦好爽……啊……妈妈好后悔……小屄白等了八年……早该给你干了……啊……干我……干妈妈……用力抽,用力干……啊……妈妈的小屄和儿子的鸡巴是天生一对……注定要相干……注定生你出来等着给你干、给你插……啊……快点……快点干……时间快到了……」

「时间」!大伟听到时间二字,脑袋忽然又时一阵晕眩。

「小姐!对不起,妳的时间到了。」

林雪儿睁开双眼,脸上泛着一股红晕,看着《梦谷》的服务小姐,有些不好意思的将眼光转开。

「小姐,相信妳一定做了一个很美的梦,希望妳下次再度光临。」

「嗯!请问,我刚才的设定……下次还可以继续吗?」林雪儿轻声的问着。

「很抱歉!为了维护顾客隐私权,基本上我们是不会储存任何顾客使用过的资料,当梦境结束,电脑会自动删除档案,所以,您若要再重温旧梦,您下次使用时,再输入同样的资料就可以了。不过……不过电脑根据您输入的基本资料所营造的梦境情节,我们的设定是随机选择,也就是说您下次再输入同样资料,也可能情节并不相同,这是为了使顾客在使用本公司产品之时,随时能保持新奇的快乐。」

「喔!那……我知道了,我有空再来吧!」

林雪儿才刚起身,从包厢下来,刚要转身,却和隔壁包厢刚下来的人撞了个满怀。

「啊!对……对不起!这……」林雪儿手上的照片和音频光碟和对方一同洒了一地。但当她弯下身要捡起的时候,却发现地上的照片,竟然是她自己。

「妈……怎是妳?」

林雪儿抬头一看,竟是自己的儿子大伟,而他的手上,也正拾起他自己的照片。

「大伟……你……」林雪儿看着彼此手上的照片,彼此再互望一眼,她剎那间似乎明白了一些事情。

母子两人一同步出《梦谷》。

「大伟,你不是去同学家吗?怎……」林雪儿首先打破沉默。

「妈,妳不也说要去超市?」大伟说。

母子俩又是一阵默然,慢慢的走到十字路口。

「妈,妳说,现在是真实的?还是梦境?」大伟问。

林雪儿抬起头和儿子对望了一眼,这样看了几秒之后,两人同时说了一句:「有差吗?」

说完,母子二人同时相视而笑,不约而同的都伸出手来,十指交握,走过了马路。

在回家的电车上。

「妈,我……是不是可以……叫妳别的……」母子两人仍十指交握着。

「嗯,想叫我什幺?」林雪儿转身在儿子耳边穿着气说。

「妹……妹。」大伟轻声的也在妈妈的耳边说,并在妈妈的颈上吻了一下。

「坏……那我是不是也要叫你……哥……」林雪儿也转头在儿子耳朵旁亲了一下。

「不够!还要再加几个字:小……浪……屄……妈妈。」大伟伸出舌头在妈妈的耳上舔了一下。

「真坏!哪儿想出来的名词,好难听喔!」林雪儿听得脸上又泛起了桃花。

「妈,妳也要叫我……」大伟一手搅着妈妈的细腰说。

「嗯……坏儿子……大……大……鸡……巴儿子。」林雪儿整个脸埋进了儿子的胸膛,娇声的说着。

母子两人不畏旁人眼光,在旁人看来,两人不过是一对热恋中的情侣。

下了电车,往回家路上走着。

「哥,你在想什幺?」林雪儿轻声的问。

「好妹妹!我在想妳想的事。」

「坏死了……人家要你说嘛!」林雪儿撒娇的说。

「我在想……妈妈现在有多湿了……」

「还有呢?」

「妳先回答嘛!我的好妈妈,妳现在……有多湿了?」

「嗯……真坏,非得妈说这些……好嘛……你摸摸嘛……」林雪儿拉着儿子的手,从短裙下面伸了进去。

「嗯……妈,妳的毛好浓……嗯……好湿喔!湿得可以……」

「可以……可以给……给我亲爱的儿子……肏……」

「在这里吗?」母子两人已经走进了住家大楼的楼梯间。

「儿,我们走楼梯上去。」林雪儿突发奇想,捨弃了电梯,拉着儿子的手从楼梯间走去,边走着,林雪儿边解开自己上衣的扣子。

「妈,妳想……这样脱上去……」

「嗯!宝贝,你敢吗?放心,这里没装摄影机……敢吗?」

「嘻!妈这点子好刺激啊!是不是……一进门,就要给我肏妳的小浪屄?」

「嘻!我们走一层就脱一件,走到六楼,要是我们都脱光了,不用进门,妈就……妈就给你干。今天是很特别的一天,是我们母子新的开始……妈要……要用生你出来的小屄……夹着儿子的鸡巴,带你进家门……好吗?」

一层,又一层,整幢大楼的楼梯间,迴荡着林雪儿和杨大伟母子俩的呼声。

「喔……亲儿……大鸡巴儿……好哥哥……肏死妈……干我……好粗的鸡巴喔……干我……干我……」

到了六楼,只见两人赤裸着身体,林雪儿双手紧紧的抱着儿子的脖子,双腿则紧紧的夹住了儿子的腰;而下面,则是儿子的阳具,每爬一格楼梯,就在她湿淋的屄里抽送一下,直把林雪儿肏得不顾一切地狂叫。

「妈,这是梦吗?还是真的?」大伟边拿出大门钥匙开门,边又问了一次。

「啊……有……有差吗?不管是梦,还是真的,我们……就是要乱伦,就是要母子相干,就是要相姦,妈的小屄,就是注定要给儿子干……啊……对……好爽……啊……干我……干我……干死妈妈……发誓过……妈妈送给你的阴毛……你拿出一根……妈就给你干……干一年……一根干一年……妈要和你一直通姦,和你干一百年……一千年……」

当大门关上之后,空荡的楼梯间,仍在迴响着母子俩一进一出的淫糜声音;每一格楼梯,仍滴着又一滴林雪儿流出的不明液体。

「啊……啊……噢……妈好爽啊……亲儿子……大鸡巴亲儿子……妈又要飞上天了……快快快……干完小浪屄……妈的屁眼……等着亲儿子的鸡巴开苞……啊……肏我……肏妈……肏妈的每一个能肏的洞……啊……啊……啊……这是梦吗?这是梦吗?」

「有差吗?」楼梯间的迴声,彷彿在回答着这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