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妻少妇  »  淫嫂
淫嫂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半年前,大哥去美国公干,大嫂在我面前突然露出两点之时,我一口就拒绝她。之后的三日三夜我都茶饭不思,茶杯里隐约见到大嫂的胴体,一碗白饭会幻化成大嫂的白嫩乳房。见到龙眼、荔枝、车厘子之类的水果,我都不期然地想到她那两颗奶头。

我开始后悔,为什幺我会拒绝一对温柔的手、两个诱人的乳房以及一个我所倾慕的女人呢。

大嫂并没因为我曾拒绝她而觉得尴尬,她和我仍然谈笑自若,仍然相敬如宾。

我同大哥大嫂已经「同居」了两年,大哥一直信任我,因为我们是好兄弟,经常互诉心事。

自从那次之后,我一直再等待着机会。两个礼拜之后,大哥又再出外公干,但是,大嫂没有再主动挑逗我。

第二天晚上,我听到浴室有水声,知道大嫂正在沖凉,就悄悄地走到门口。

门没有锁上,祗是虚掩着,我闻到好香的肥皂味道。肥皂味加上女人味正是男人煞星,我的下面即时胀大了。

眼前见到的女人简直令我惊讶一个女人的包装剥光之后原来可以这幺吸引男人。

大嫂摆出一个诱人的姿势,我得以看清楚她身体的每一部份,她的粉颈、乳房、腰肢、玉臀、美腿、脚踝、肉足,实在太动人啦

我不由分说就扑过去。我要抱住她吻个饱、摸个够,但想不到她却躲开了,地下一滑,我就跌倒在她面前。

大嫂好严厉地说道:「你想非礼我?我告诉你大哥知道。」

我尴尬地说:「我、我不知你在这里。」

「那你给我爬出去。」

「但是上次、上次你不是对我……」

「不要多讲,你快爬出去,否则我就打电话报警。」

我的心好乱,唯有听她的话爬出客厅。到了客厅之后,我见到大嫂也赤身裸体跟着出来,拿起个电话就要打。

我惊到标尿,爬到她脚边,抱住她双脚哀求道:「大嫂我知错啦!你放过我啦!」

「肯磕头认错啦!」大嫂看着我说道。

我不停地向她磕头,磕了十几下之后,大嫂突然笑着说道:「真可怜,有没有把额头磕破啦!让我看看。」

她示意叫我将头擡高,我一擡头,就见到她的下阴,她阴毛好少、好幼细,有稍微咖啡色,十足色情杂誌上的西方女孩子似的。

大嫂为什幺一边指责我非礼她,一边又不穿上裤子呢?我心里明白,她分明是在引诱我,一切都是她玩我的伎俩,她根本就不会报警。

我由惊恐变成微笑,伸手去抚摸她的阴毛,那知她擡高脚,用五支脚趾按住我的额头,将我整个人推后。

「你想非礼我,就要付出代价,你肯不肯先呢!」大嫂望着我说道。

「肯,我什幺代代价都肯!」

「你先闭上眼睛啦。」

我将眼睛紧紧闭上,等了一会儿,我感觉到她已经将身体凑近我的脸,然后对我说道:「记住,不準睁开眼偷看,用你条舌头舔,我也会叼你舔你的。你要认认真真地舔我,你舔得我开心,等会儿我就会给你意想不到的享受。

我依她意思,用舌头舔她,两手一摸,就知正是她那又肥又大的屁股。我偷偷地张开眼睛,见到她的臀部实在十分之动人,股肉肥大、但又没有过多的脂肪,好有弹力,好似个气球似的。

大嫂一直移动她的双股,令我吻到她的各个位置,她的股沟、股侧,每一寸、每一分,我都用牙轻咬,用舌头、用嘴唇去触磨。而她就不停地扭动双股,直至我全身都发热,下体硬如一支少林金刚棒似的,我再有任何忧虑,祗想将整个屁股放入口中,咬得稀巴烂,吞入我肚子里。

就在此时,我听见一声怪声,感觉到一道气从大嫂肛门喷出。我刚好在喘着粗气,子一吸,把她放出的响屁吸入肺、吸入心、吸入脑。

最漂亮的女人所放的屁应该都是臭的,但这一刻、我嗅觉神经已经被她那迷人的身段所麻醉了,所以反觉得好闻,比香皂更香、比唇膏更香、比我最喜欢的茄汁大虾碌更香、比鲜花更香。

我继续吸她的屁眼,大嫂就笑着说道:「你变态!我放屁你就吃屁。」

当时,我沖动到不能自己控制自己,语无伦次地说:「我喜欢你嘛!你再放吧!我要当饭吃。」

「屁怎幺吃得饱呀!屎就食得饱。」大嫂用言语挑逗我。

「好呀!你屙吧!大嫂的屎,一定好香、好味道。」

大嫂不知是不是听我胡言乱语,听到性沖动,她将屁股移到中间,然后说:「我屙不出来啦!你把舌头伸入我屁眼里面啦!」

我双手抱住她的屁股、就用舌头舔她的肛门。大嫂也疯狂了,不一会儿,她就掉转身压住我,她上我下,由她做主动、将我胀硬的阳物插入她的体内。

我并非处男,已经同好多女孩子上过床,但好像大嫂这幺主动、这幺淫蕩的女人就还没试过。我们合体之后,就抱在一起,在地上滚来滚去,滚到厨房门口才停下来。

大嫂说道:「你插深一点,你比你大哥的粗长,应该可以插得比他深。」

「是吗!那幺你比较喜欢我,还是喜欢大哥!」

「当然是喜欢你大哥啦!我是她妻子嘛!不过,牛扒吃得太多了,都想吃吃猪扒,你明白吗!」

原来她当我是一块猪扒,那我就要做一块吉列猪扒,加些茄汁、加些芝士、再加些沙律酱,让她吃得开心,让她永远都喜欢食猪扒。

我好努力地向前沖,一次、两次、三次,一直数到一百、两百,数乱了,又从头再数过。我十支指头用力抓住她的屁股,一点儿都不放松。

大嫂亦非善男信女、她双手不停地抓我背脊,我感觉好痛,但越痛我就越疯狂。我进行法国式湿吻,她将口水不断送入我口中,口水味道好怪、但肯定有激情作用。我用力啜一阵,就将自己的口水不断送出,俩人的口水交流,比任何文化交流都有建设性,比任何技术交流都有意义。

男人的口水,同男人的精液一样有魅力,女人的唾液,亦如同女人极度兴奋时的阴液一般迷人。所以我一向都着迷于湿吻,祗有湿吻,才可以令我进入高潮中的高潮。

大嫂的嘴唇特别肥厚,我你四唇双接时,她那厚厚的双唇夹住我,然后,她那条舌头穿过我嘴唇,一直伸入我口中。我就好似一个婴儿让她餵奶似的,不过我尝到的不是奶水,而是清甘可人的美人唾液。

我变得更加疯狂,一边吻她的小嘴,一边摸她的乳房,一边用力插她的阴道。

我一抽一插、一伸一缩地抽动,足足抽插十多分钟之后,就觉得快要射精了。

我头脑一醒,知道绝对不可以在大嫂体内射精,于是就想将阴茎抽出。哪里知道大嫂很坚决地抱住我,要用她的下体来盛载我每一滴的精液。

开始了第一次之后,跟着就有第二次、第三次。以后,每逢大哥出差,我和大嫂都会同床,而且每次都打得火热,我们尝试用不同的姿势性交,在各种花式交媾的最后阶段,大嫂总是让我在她的肉体里射精。

大嫂的身材愈来愈惹火,衣着愈来愈性感。大哥同她在一起时,我也不知为什幺见到竟然有点儿妒忌,我感觉大嫂的身体是我财产的一部分。

我喜欢偷看大哥和她做爱,但我见到她被大哥玩得欲仙欲死,心里总觉得不舒服。

有时,我会趁大哥入浴室沖凉之时同大嫂亲热,吻她乳房,甚至将头埋入她的下阴之中,将手指插入她的阴道,直至大哥开门走出大厅之后,才装作若无其事。

有一次,我实在好沖动,就拉着大嫂进入厕所,急急忙忙地脱下裤子,然后我俩就在厕所里面做爱。

大哥一直都没有发现,他对我、对大嫂亦一如以前那样,有讲有笑的。但我每逢同大哥说话之后,就觉得好对他不住,但我也都无法禁得住同大嫂亲热的沖动。

一个礼拜前,大哥又离开香港。这次,我已经足足等了一个月,所以,大哥一走,我就抱住大嫂,由头吻到脚。我注意大嫂身体的每一个部位,特别是她的屁股,自从第一次接触到这个部位之后,我就好似白粉上瘾似的。我同大嫂每次做爱之前,她都会自动将屁股送上,任由我吻,任由我舔。

我终于开口问道:「大哥是不是和我一样,每次都舔你肛门!」

大嫂对我淫笑,摇了摇头说:「他不用口,他喜欢肛交。」

「肛交!」我吓了一跳。

大嫂说道:「他是同性恋者,是基佬。」

「那幺,他和你……」

「初时,他同我肛交。后来,我发现他的秘密,他在美国有一个亲密男朋友,我们就不再有经常的性生活。」

我几乎不敢相信大嫂的话,祗是呆呆地望住她。

大嫂继续对我说道:「我提出离婚,但他不肯,所以我提出条件,要他答应。」

我问道:「是什幺条件!」

大嫂说:「我要有其他男人发泄我的性欲。」

我明白了,原来一切都是一个局。我、大哥和大嫂都是局中人,我就是个大嫂发泄的男人。

「你们太过份啦!简直变态、神经病。你们这是玩弄爱情、玩弄性、玩弄兄弟!」我大声骂道。

大嫂好认真说道:「但实际上我是好喜欢你的!」

「够啦、够啦,我都好喜欢你,但又怎样?你是我大嫂,又不是我老婆!」

我和大嫂紧紧地拥抱着。

「你肯娶我吗!」大嫂问。

我猛力点头道:「我当然肯。大嫂,你嫁给我啦!我会一生一世爱护你。」

大哥返回香港之后、我们举行了一个三人会议,议程好简单。原来一切已经在大哥的计划之中,根本是他故意造就我和大嫂通奸,他亲手将一个他曾经爱过的女人转让给自己的弟弟,然后,孤身回到另一个男人的身边。

每个人都有他的至爱,我爱大嫂、大嫂也爱我。至于大哥,他有自己的选择,我祇有祝福他,但愿他也愉快地过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