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妻少妇  »  私人诊所偷情的妈妈
私人诊所偷情的妈妈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我今年17岁,高二,不知从什幺时候开始,我的脑海中总是不时地浮现出11岁时候看到的景象,那是我妈妈和一个男人偷情的情形。

我看过不少绿妈文,但是都没有自己亲眼看到来得刺激。

那天晚上我有些头疼噁心,老妈带我去看病,说是一个认识的医生,到了发现是一家私人诊所,那个时间其实已经关门了,那个穿白大褂的男人好像40来岁,平头,身材高大,正要锁门离开,但是看到妈妈,很亲切地接待了妈妈和我。

简单检查之后他说我只是小小的感冒,没什幺大病,开几个药吃就会好的。

之后他和我妈妈攀谈起来,家长里短地扯了半天,我一直坐在一边,我发现妈妈和他目光相撞时经常脸红。

记得那个医生好像半开玩笑地说,晚上让妈妈去他家里拿药,要请我妈妈喝牛奶什幺的,当时的我对男女之事一知半解,非常奇怪他说的是什幺意思,只记得我妈一边佯装嗔怒地打他一边笑。

后来他让我妈妈和他进里间去拿药,我妈把家里钥匙给我让我先回家,说她一会儿再回,还说她开完药还要去买衣服。

不过我可能心理上发育得比较早,小时候就看到过父母做爱,所以总觉得妈妈的和那个男人的表情有点奇怪,好像他们之间有事不想让我看到。

我多长了个心眼,走到半路又折回来了,来到门边贴住耳朵一听,里面是妈妈和男人的说话声,具体已经记不清,记得妈妈说你这幺急干什幺,有空去宾馆,男人说我明天要出差,最近很想你啊什幺的。

然后是一阵阵的搬桌子搬椅子的声音,夹杂着妈妈的笑声和脱衣服的悉悉索索声,我当时感觉血往上涌,想更靠近些听,从他们的声音可以听出明显是在里间,我也不知哪来的勇气,试探地拧了一下门,没想到外面的门没关,一拧就开。我吓了一跳,以为他们肯定会发现我,听里间又传来妈妈说「讨厌」什幺的,我才稍微定心。

我从小胆子有点小,在外面忧郁了很久,才最后决定蹑手蹑脚地走进诊所,当时想如果被他们发现就说是回来找钥匙的吧。

里间和外间之间只有一个白色门帘,外间已经关了灯,漆黑一片,里面就亮的很。我悄悄地掀开些许门帘,顿时觉得浑身血液凝固了一般,当时由于感冒正有些热度,这下更觉得脑袋热得要爆炸了。

只见不大但是有些高的白色病床之上,我妈仰面朝天全身赤裸,下身垫了一个枕头,大腿向两边大张地躺着,一手抓着枕头,一手抓着床单,脸别过我看不到的一边,那个男人也赤身裸体,正跪在我妈的两腿之间,握住他那我现在想来还觉得异常粗大的黑色的阴茎,往我妈妈两腿之间黑色的毛丛下面插去。其实那个男的只要一擡头就能看到我的方向,虽然也不一定能看到我,我依然觉得很害怕,连呼吸都不敢大声,而抓着门帘的手也僵住了,整个人失去了判断和行动的能力。

记得男人喘着粗气,他的阴茎缓缓地消失在妈妈的黑森林下面,妈妈吸了一口气,虽然看不到她表情,她抓着床单的手却是猛地一阵使劲,在阳具消失大部分的同时,男人躺了下去,用手肘撑住上身,趴在妈妈身上和妈妈亲吻起来,而妈妈也伸手抱住了他的脖颈,时不时地发出哼声。

两人一阵热吻,现在想来很像是新婚久别的夫妇,接着男人在妈妈耳边低声说了些什幺,我听不太清也记不清了,好像是说什幺我等不及,速战速决之类的话。不过妈妈的声音比较清脆因此我听得清楚,她喘息着说,坏死了,快点吧。

说完他稍许擡起妈妈的上身,用力地抱住妈妈的肩膀把妈妈牢牢地压在床上,接着臀部狠狠地往下一压,两个连在一起的身体同时往床头一顶,男人头微微一仰,皱着眉,两人都发出了沈闷的呻吟声,床也咚地一声撞了一下墙。

妈妈娇喘着连声说,轻点,小心被人听到啦。

男人没有回话,丝毫不怜香惜玉,一声不响地紧紧地抱着妈妈前后剧烈运动着,妈妈的呻吟声伴随着床撞击墙壁的咚咚声。

在安静的夜晚,让当时不谙世事的我不知所措,记得我当时脑海中一片空白,毕竟这是第一次目击男女做爱,连A片都没有看过,而且被压在高大男人身下的还是平时朝夕相处的妈妈。

随着男人迅猛地运动,妈妈的娇喘和简单的呻吟,很快变成了高亢的讨饶,她用方言低声喊着,不要不要,饶了我,饶了我,爽快死了,爽快死了……

虽然我之前也偷听过父母做爱声响,但是这幺真切地看到和听到还是让我瞠目结舌。

也不知过了多久,男人的抽送稍缓,他用双臂支撑起身体,下体不疾不徐地撞击着妈妈的黑森林,妈妈又转过了头,这次是我这个方向,虽然她闭着眼睛,但还是吓得我心狂跳一阵连忙放下门帘,在黑暗中呆了一会儿,觉得心跳稍缓。

里面传来妈妈的呻吟和男人的喘息,他们并没有发现我,我才敢再次微微掀起门帘,这次对于两人的身体看得更加真切了。

妈妈纤细的手臂配合地撑在男人的胸前,两个乳房随着男人的抽动晃蕩着,而男人粗大黝黑的阴茎在妈妈的毛丛中时隐时现,他经常快速地顶撞一阵,然后俯下身去双手抓住我妈的两个乳房,看他的表情偶尔闭上眼睛皱眉吸口气,偶尔直直瞪着我妈,好像要把我妈妈吃了。

好像过了几个世纪,已经没了时间感的我,被男人兇猛的动作和粗喘声拉回了现实,他再次趴在了我妈身体,抱住我妈的上身,妈妈的乳房被挤着和他的身体贴在了一起,这次他不是前后运动,而是压着我妈,臀部兇猛快速地上下耸动,口中还发出低沈的吼声。

而妈妈也几乎疯狂地吶喊起来,一直躺在男人身下的她,可以看出也轻微很用力地躬起了身体,拼命地把自己的下身往男人身上蹭,口中不停「丝……啊……丝……啊……」地吸着凉气,到后来只有「啊!啊!」的短促而尖锐的叫声。

我当时不知道这是高潮的前兆,特别害怕,为妈妈担心以为男人要伤害我妈,但却挪不动脚步。

随着男人最后怪叫着死死地一顶,两人一齐瘫倒在了床上喘着粗气。

我当时被这一幕完全惊呆了,过了好久还是呆在那里,后来只听妈妈撒娇似地说,快起来,我得回去啦。

那个男人一声不吭地还是压在妈妈身上,妈妈佯装生气地踹他的脚,推他的胸,他才笑眯眯地慢慢起身。

男人抽出阴茎的那一刻,我才比较清晰地看到他的东西的全貌,到现在我依然觉得那是我在现实中见过的最粗大的阴茎。

其实我对它的尺寸并没有太深刻的印象,或许是妈妈说的话起了很重要的作用,因为我清楚地听到妈妈说:你的还是这幺大。

妈妈的说话让我回过了神,我立刻走出了诊所,带上了门,关门声好像没控制住,因为手脚有点不听使唤。不过后来妈妈并不知道我看到了什幺。

本人文笔不佳,更加不太会想像,但是对于绿妈文情有独锺,可能就是因为这段所见所闻吧!